李昌平论农村体制改革

一个正常国家,政府暂停了,社会不乱。这才是强国。如何做到这样呢?把乡镇政权和村社组织做强,而我们国家是反着来的。

经常有专家学者说:把村社组织解散算了,因为村社组织腐败。还经常有专家学者建言献策:把乡镇政府撤销掉,因为乡镇政府胡乱来。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大官,还真受用。

经过这么多年,村社组织除大寨等几千个村庄比较完整外,其余几十万个都成了“僵尸”了。乡镇政府除少数几百个还像一级政府外,其余几万个都是“半僵尸”状态了。

上面屁事多,放不出屁也找村社和乡镇政府干部、基层干部天天尽做些屁事;村社组织和乡镇政府干部,使尽洪荒之力,仍然解决不了老百姓屁大点事。老百姓很多麻烦事,找黑社会混混解决;政府很多烦心事,找临时工解决;老百姓有解决不了的事,上访;政府有解决不了的事,使钱摆平;基层法院,多是摆设。

基层干群关系紧张,老百姓就觉得中央政府是青天。这个国家,基层社会治理系统乱了,全然不知。怎么可以采用肝炎切肝,肾炎割肾,眼炎挖眼珠子的办法搞体制改革呢?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