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社岁月:副队长胖墩

我爹担任生产队长以后,最主要的帮手就是副队长胖墩。他和民兵连长杨学忠,是我爹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胖墩的大哥郭庆祥与我爹年龄相差不多,多年来相处很要好。他们兄弟和我同辈,胖墩喊我爹三叔。我爹当队长时,把原本当民兵连长的胖墩改为副队长,又把刚从学校高中毕业不久的杨学忠提为民兵连长。

胖墩名字叫郭庆斌,但很少有人喊他名字,都喜欢喊他二胖或胖墩。一来因为他排行老二,二来他确实非常胖。但是他的胖不是虚胖的那种,而是很健康的那种胖,浑身上下都是肌肉。一伸胳膊,胳膊上立即隆起很多“劲疙瘩”;一伸腿,腿就像铁杠子一样,几个人搬不动。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仅有力气,而且能吃苦。只要能吃饱饭,不管白天黑夜就只管拼命干。就像一台发动机,只要不断油,就能一直嗷嗷叫地转下去。

胖墩的优点很多,但缺点也不少。首先是长相不好看。个子只有1。58米,比一般女孩子还矮。由于个矮体胖,就像圆形木墩子似的。“胖墩”的外号因此而来。不光身材矮胖,脸膛也长得不受看。宽大的方脸上堆满肉,还有很多红色的粉刺疙瘩长在上面,经常有白色分泌物溢出来。

1972年的时候,胖墩就31岁了,还是单身一条,是生产队里名副其实的大龄青年。尽管如此,一直还没有姑娘看上他,也没有人上门提亲。他还有一个妹妹,那年17了。爹娘想用妹妹给他换亲,他说什么都不同意。还说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让妹妹为他受委屈。

胖墩能干是出了名的,他的力气在方圆几十里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起他的能干,有个例子能证明。

那时候,社员家里都有几分自留地,夏天差不多都是种的红薯和玉米,秋作物收完后再种小麦。农历七月底八月初,红薯快要收获的前夕,社员们都会提前半个月收,弄到城里去卖,好让城里人提前尝鲜。玉米也不等成熟,很嫩时就掰下来,挑到城里赶“早”市。因为城里有好多人喜欢吃煮玉米,提前也能卖个好价钱。

由于我很小时都是以红薯、玉米为主食,有一段时间因为天天吃红薯,受凉伤了胃,经常吐酸水,以后看见红薯就反胃。这些年在宾馆、饭店、酒楼的餐桌上,经常会有红薯面、玉米面窝窝头端上来,大家都兴高采烈地争争抢抢,我却从来都不吃。说实话,红薯和玉米,我可是早都吃够了!

闲话少说。中秋节前夕,胖墩家的红薯该收了。因为提前收能卖好价钱,等到大面积收获时,尽管产量高,价钱却下来了,再卖也就不划算了。因为胖墩是副队长,每天清晨还要早起敲钟上工。为了不耽误时间,他夜里12点就动身,挑200斤红薯,去30华里远的城里去卖。

由于不能在城里零售耽搁,所以只能尽快兑给贩子,然后再匆匆忙忙折回来。一连5天,他每次都挑着200斤红薯去城里,兑完再回来敲钟带大家出工。大家听说这件事后都惊奇地伸舌头:一是很少有人能挑200斤重的担子赶30里路;二是很少有人一连5天几乎不睡觉地撑下来。

我爹知道后很生气,就责怪他说,你给我说嘛,我好让学忠(民兵连长)那孩子顶几天,要不把你累病了咋办!他笑着说,我的身子还没有这么娇贵?放心,再跑几天也没事。他说这话,我爹还是相信的,因为从来就没听说他生过什么病。也从没见他累趴过。

我爹喜欢胖墩的另一个原因是能吃苦。他嘴里从来都没说过“难”字,也没说过“累”字。那些年水利工程多,一进入冬季几乎都要扒河(即农田水利工程)。他除了带总工外,还要带一个小组。他这个小组都是体弱力气小,别的组不肯要的。他把这些人都集中他组里,他来带着。

为了不影响整个工程进度,他带的小组每天都是上工最早,下工最晚,中间歇息的时间也最短。他还把最重的活留给自己,抬大筐时他拉后杠,总给前面人留出大半杠头,整个大筐几乎拥在他的怀里。由于扒河都是爬坡朝上面抬,他个子矮,分量几乎都在他这一头了。这样干活是很吃亏的,但他从来没有任何抱怨。

为了给大家“打气”,带来欢乐,每次中间歇息,他还要读书给大家听。他读得很响亮,好像从来没干过活似的,浑身都是劲。他读的书有《烈火金刚》,有《野火春风斗古城》,也有《隋唐演义》、《杨家将》等。破“四旧”之后,很多“老书”都不多见了,也不知他是从哪儿找来的。

有人说,那时不让看这些“老书”。可我的印象中,那时候有很多人找“老书”看,并没听说谁受了处理。我就是1974年第一次看到《红楼梦》的。那是一本竖排版的书,薄薄的一册,石印的,还有绣像,封面上印着《石头记》字样。

他和我爹搭档的5年中,队里几乎所有主要生产活动都是胖墩带领社员完成的。我爹常说,庆斌(胖墩的名字)真是个好孩子,那些年多亏了他。

一转眼到了1977年,那年胖墩已经36岁了。这些年,我爹曾托了好些人给他介绍对象,但姑娘一和他见面后就不愿意了。我爹为此很着急,但也没有好办法。

这年秋天,我们县煤矿面向农村招工,每大队两个名额,属于大集体性质。所谓“大集体”就是比国家计划差一些,但也用粮票吃饭,也按月拿工资。我爹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找大队书记,要求把名额给我们队一个。

大队书记听我爹的意思想把胖墩送到煤矿去,就说,他可是你的好助手啊,他走了你怎么办?我爹说,庆斌确实是个好孩子,他这么能干,能吃苦,我也舍不得让他走。可就这么下去,一直找不到媳妇,我心里也不好受啊!大队书记听了很感动,就说那好,开会时大家再研究研究。

没想到在研究时发现了问题。因为上面有严格要求,招工年龄一律不得超过35周岁。胖墩那年已经36周岁,年龄过线了。我爹听说后,拉着大队书记一起跑到公社,专门找到分管招工的革委会副主任。

副主任听了汇报,连说“开口子”他做不了主,还得书记说话才行。我爹和大队书记又一起找公社书记。公社书记一听是胖墩,就说是那个很能干的副队长啊?我爹连说是,还以央求的口吻说,说实在的,我也舍不得他走,可是,我不能耽误他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啊。再说,我们提倡做老实人,咱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呀!

公社书记也很感动,连说,对,像他这么老实能干的人,我们就应该照顾。他当即安排大队书记回去写报告,把胖墩的平时表现写清楚,要写好点。公社负责与县招工办联系,并以公社名义写申请。另外,公社再特批郭庆斌为生产标兵,然后以此名义申请县招生办“开口子”照顾。

我爹听后很高兴,就说,有书记这么说,他就放心了。

事情果然办得很顺利,从大队、公社到县里,一路绿灯!胖墩在1977年10月1日这天成了煤矿工人。

更让我爹高兴的是,邻村一个姓白的姑娘愿意嫁给胖墩。我见过这个姓白的姑娘,长得挺好看的,可能因为挑拣得厉害,高不成低不就,已经29了还没嫁出去。尽管胖墩长相差些,但因为是煤矿工人,这个身份掩盖了长相的缺陷,也算一俊遮百丑吧!当时大家都很羡慕胖墩,都这么大岁数了,竟苦苦地等来一个漂亮媳妇。

胖墩对我爹一直很感激,每次回来都带着媳妇到我家,说话拉呱,半夜了还不肯起身走。

他每次感谢我爹时,我爹总会说,这都是公社和大队做得好。他们不给你打报告,你也走不了。看来还是毛主席老人家说得对,做老实人就是不吃亏呀!

1978年底,胖墩媳妇给胖墩生了个女儿,取名叫“实妮儿”,就是做老实人的意思。

可是,乐极生悲。1982年,已经进矿5年的胖墩突然患了肝炎。当年治疗好之后,第二年又复发了,而且很快转成肝硬化腹水,1983年底病故。那年,她女儿才5岁。

我爹说,他的病可能就是那些年累出来的。也有人说,他命中注定要吃苦!你看,才开始享福就消受不起了。

胖墩的媳妇后来改嫁走了,女儿留在了郭家。

去年我回家,听说“实妮儿”出嫁后经常回来看奶奶。她奶奶今年已经95岁,“实妮儿”也31了。不过,我从来都没见过“实妮儿”长什么样子。是随她爸爸呢?还是随她妈妈?我在心里祝愿:“实妮儿”一定会像她爸爸那样老实忠厚,一定会像她妈妈那样清秀漂亮!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