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真相》一书再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参加今晚座谈会的有关专家和此书作者有:恽代英与恽雨棠烈士侄子、全国四届人大代表、国防科委情报所原负责人恽仁祥,全国劳模、新华社原政治部副主任、新华社原驻朝鲜首席记者田牧,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华老子研究会会长、萧军之子萧鸣,高级编辑、新华社原驻罗马尼亚首席记者、中国第一届韬奋新闻奖提名者王子英,新华社高级记者、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总编辑江山,北京金企联国际经济文化交流中心主任、中国牡丹产业协会组委会主任王曼力,红色收藏家金铁华,《红色年华》杂志总编辑余锋,八一电影制片厂电影工程原工程师、制片主任石秀仁,北京红色家园旅行社总经理、共青团湖南省委北京工委副书记吴涛,北京丁是丁卯是卯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霍金梅等。

座谈会由《旗帜文萃》编辑部和《红色年华》编辑部联合主办,参加座谈会的有北京的读者、网友,也有从各地赶来的同志们,还有《文革真相》一书的作者辛化仁等老同志。《文革真相》一书去年秋天出版以来,得到了各地同志们的好评。经过作者的努力,再版的《文革真相》又与读者见面了。【书讯详询本站】

与会同志一致认为,《文革真相》一书站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高度书写文革史,驳斥了歪曲、妖魔化文革的种种谎言;它立场正确、旗帜鲜明、资料丰富,热情宣传了毛主席“继续革命”的理论,对青年一代认识文革的伟大意义很有帮助,是一部真正的文革史。

与会同志认为,要坚持继续革命,必须正确认识文革。应该发动一切有志于正确评价文革的同志们,都来撰写文章,回顾这段历史、总结这段历史、澄清这段历史,回击40年来泼在文革头上的污泥浊水。而《文革真相》一书,在坚持充分肯定文革大方向、拥护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的前提下,广泛吸取各方面的资料和研究成果,对文化大革命进行了立体的、全面的剖析,任何不怀偏见的人通过这本书都可以看到文化大革命的真实概况。

《红色参考》执行主编陈洪涛同志向座谈会提交了书面发言。他说,《文革真相》是一本面向群众的文革普及读物,堪称了解文革的入门教材。这里所说的“群众”,并不仅仅指左翼群众,而是包括左翼之外社会各个层面更为广泛的普通群众。

“打砸抢”究竟是何人所为?到底是谁曾经“迫害知识分子”?文革期间的国民经济真的“濒于崩溃”、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吗?这本短短二十万言的《文革真相》,不但将文革期间所有重大政治事件一一说明,而且以其确凿的数字、无可辩驳的事实,戳穿了“彻底否定文革者”处心积虑四十多年编织的谎言。陈洪涛提议,大家共同努力,让更多人知道《文革真相》这本书。

滠水农夫网友在书面发言中认为,2016年产生的两部作品非常突出,一部是《戚本禹回忆录》,另一部则是《文革真相》,这两部书的特点是前者注重纪实、后者注重述史,两部书从不同角度,展现了文革历史风貌,还原了历史真相,对于书写“左翼文革史”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李甲才同志提供的书面发言题目是《一本值得阅读的文革真实史料书——〈文革真相〉提纲挈领、论据论点有骨有肉》。李甲才同志在书面发言中提出了一个严肃而重大的问题。他指出,苏联、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大国,党内走资派能干成帝国主义欲灭亡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而办不到的事情。但打倒党内走资派这类比外敌更危险的敌人,则要复杂、艰难得多,原因是他们有共产党领导的外衣光环遮蔽着,一时识别不清。这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历史课题。

河南武彩霞同志在书面发言中说,认真拜读《文革真相》一书,顿觉酣畅淋漓,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感。该书充分揭露了针对文革的种种谎言,例如毛主席说文革“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无疑是指党内高层干部而言,否定文革之后,竟被曲解为泛指全国人民都不拥护文革;而书中《<决议>是祸首》一节,对于谎言的追根求源,更是一针见血。

闽东南旗帜网友在学习、座谈《文革真相》一书之后,向座谈会发来书面反馈意见。他们认为,40年来,公有财产被侵吞,亿万工人下岗失业,农民进城打工,受尽欺压,讨不到工钱;养老、医疗、住房“新三座大山”压在我们头上,贪污腐败、假冒伪劣遍地横行;结合当今社会的严峻现实,畅谈辛化仁同志编写的《文革真相》一书,让我们回忆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过程,的确让我们再一次身临其境,感受颇丰。

与会同志同时对《文革真相》一书提出了一系列中肯的意见、建议。例如有的同志认为书后所列的13个附录很好,堪称一份很好的备忘录,而有的同志则认为,重要的史料不应该作为附录放在最后,而应该插到正文之中,随着历史的叙述,该讲哪里就讲哪里,这样显得更有力量。

还有同志提出,彻底否定文革、导致资本主义复辟,主要责任者是那位“永不翻案”的人,对于他的理论,书中似应结合40年来的社会变迁加深揭露。也有同志指出,文革是无产阶级专政下一种新形式的阶级斗争,广大人民群众也不是一开始就认识很清楚,书中最好能写出人民群众的觉悟过程。

同时,还有同志建议,书中最好把“十大”党章和四届人大宪法突出地加以再现和论述。另外,有的同志认为,改革开放之后,一大批老革命重新觉醒、拍案而起,他们的所想所思、所言所论,也值得认真记载、大书特书。

来自保定的刘德贵老师,曾经是文革的亲历者、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积极捍卫者。他在会上作了专题发言,回顾了保定地区文革时期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基本经验。同时,他称赞《文革真相》一书起到了引领作用,尽管该书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

此外,河南新乡理论组、重庆《中流》发行站的同志们,都通过书面形式,对《文革真相》一书提出了具体、中肯的反馈意见。

《文革真相》第103页提到文革中“清查516”的运动,指出这一运动打击了当时的一些极“左”思潮,有助于文革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有些地方也出现了扩大化,误伤了一些好人。座谈会上,同志们就这一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

有的同志认为,当时的“516分子”仅限于北京高校的少数人当中,后来在有些地方开展的“清查516”运动,是某些当权派借机镇压造反派和革命群众;有的同志则认为,当时某些地方确实存在“516”的影响,进行清查和处理是恰当的。尽管有不同看法,但是同志们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讨论开展得和谐、融洽。

会上,有的同志回顾到,当年文革中的派性斗争,现在回过头来看,主要是受到当时各地当权派的挑动,或者是当权派挑动群众斗群众、以便逃避群众对他们的清算和斗争,或者是当权派之间尔虞我诈、互相争夺,然后挑动一部分群众为他们火中取栗。同志们认为,当时各派群众都是一时被蒙蔽的,他们主观上都是要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因此,无论是当时和现在,都要按照毛主席关于“斗私、批修”的教导,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有的同志在会上发言说,《文革真相》第十八章中指出,派性是个人主义的放大,是私心和野心的具体表现,革命政党和群众组织中的派性酷似人体中的癌症,若不及时治疗,必将危及生命。这个论述实在中肯、准确。

第十八章还指出,要把“左派幼稚病”作为永恒的警戒,这一点也是极其重要的。文革时,各地都有一些派性表现,群众当中有派性,各地党政干部中也有派性,甚至当时的中央内部也有派性。

在当时的党中央,既有老谋深算的走资派,又有见风使舵的动摇派,而以江青、张春桥为首的左派,他们不注意斗争策略,盲目自信、轻视对手,毛主席多次批评之后,他们仍不觉悟,以至最后被轻易打倒。当然,毛主席批评教育“四人帮”的话,显然是出于爱护之心,后来却被歪曲利用为打倒“四人帮”的依据,那是另一层问题。

同志们在座谈会上回顾了毛主席逝世、文革被彻底否定之后,各地造反派在所谓的“清查运动”中遭到的残酷迫害。当初,凡是被“清查”的,都冠以“犯了政治错误”的结论,受到各种不同处分,最轻的警告、最重的判无期徒刑;而且一经“清查”,无论你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还是后来提拔的,一律清除出机关,政治上算“四人帮”线上的人,组织上不可再重用。真可谓“清查,清查,说你是啥就是啥”,利用一派整一派,受害者无处申辩、投诉无门。各地有很多同志多年上诉无效果,晚年没有任何生活待遇。

但是,这些同志中,大多数人仍然忠心耿耿、坚持初心、不悔当年。2015年,有一位“左派大师”曾在网上发表言论,把文革失败的责任一股脑儿推到当年的造反派身上,这只能说明这位“大师”年幼无知,他的言论对各地造反派同志造成了严重伤害。

不久前,原西安交大学生领袖李世英同志逝世,河南武彩霞同志发表文章悼念他。文章指出:“文革期间西安两派到北京汇报解决大联合问题期间,毛主席曾批评李世英‘蛮不讲理’,李世英遵照毛主席‘要各自多作自我批评’的指示,积极促进大联合,李世英也因此得了个‘蛮子’的绰号。2004年我到西安时发现,他和曾是对立派的工人头头、省革委副主任张培信已经十分亲密,志同道合。”“虽然李世英的遗嘱是不让别人纪念他,但是张培信说,陕西西安的文革老人、健在的省市革委会成员近期要开李世英追思会……”

有同志在会上发言说,40年后的今天,无论当年是哪一派的,只要认识到今天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都会站到同一条战线上,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同志们在座谈会上抚今追昔、畅所欲言。大家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在几千年的私有制基础上自然生长起来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要摆脱私有制之下的剥削和压迫,就要在斗争中不断改造自己,从自发的阶级逐渐进步,变为自为的阶级,在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下,自觉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回顾历史,搞资本主义都是靠自发性,而搞社会主义则是靠无产阶级的自觉性。历史上,初步建成的社会主义制度有可能自发地蜕变为资本主义,但资本主义不可能自发地变为社会主义。因此,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以及文革的实践,就是探索怎样保证党不变修、国不变色,直至达到共产主义。

《文革真相》一书作者辛化仁同志在座谈会上特别解释说,该书再版时,我们在“再版序言”中特意增加了《文革理论的源头在马列》一节,着重说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来源于马克思总结的巴黎公社经验。文革中给人民群众以“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民主权利,推行“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工农兵进入上层建筑领域、干部参加劳动、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都是为了防止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

座谈会上,同志们感叹道,读完《文革真相》一书后,给我们最深的感觉是,要实践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可能会比推倒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还要难。前者是敌我双方阵营明确,后者则是在革命队伍里、执政的共产党内,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互相交织,走资派善于伪装。尽管毛主席点燃了文革之火,发动了城乡亿万人民群众,自下而上去造走资派的反,可是这个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

毛主席曾经指出:“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

“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清明时节,大家聚集一堂,缅怀先辈,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同志们表示,让我们勇敢地高举起毛主席的伟大旗帜,沿着革命先辈的足迹,脚踏实地、深入群众,不断地努力吧!【旗帜中流】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