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一则:疯迷

不少中国人迷信。而且越来越迷信。一些精英非常迷信。个别管理层疯狂迷信。不是一般迷信,而是疯狂迷信,简称疯迷。迷信的人,如果见不到神,麻烦会很大,他们会转而相信“鬼”。若见不到“鬼”,他们宁愿相信“假鬼”。不信,请看“经济学家”的故事。

不久不久以前,一个姓谢的“经济学家”,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一天,小谢来到农贸市场。他文绉绉地对一个卖鸡蛋的村妇说:“你这5块钱的鸡蛋,其实只值1块钱。”村妇勃然大怒:“你这个白痴,想白吃啊!”谢说:“1块钱也未必能够卖掉,搞不好变成臭鸡蛋。”

村妇愤而答道:“老娘可以不卖,将它们做成松花蛋。”小谢还想理论。村妇已经将鞋子脱下,鞋底子直奔小谢的小白脸。小谢夺路而逃。一边跑,一边感叹:“村妇竟然懂经济!”

又一天,小谢来到某电视台。他怯生生地说:“你们这里5块钱的鸡蛋,其实只值1块钱。”没想到,台下的精英们掌声雷动。女主持人动情地说“哇塞!不愧是著名经济学家啊!太有水平了!只用几个屁(PE、PB、PP)就将价格问题说清楚了。”一时间,小谢名声大噪。

又有一天,小谢来到某大礼堂。他信心十足地说:“你们这里5块钱的鸡蛋,其实只值1块钱。”台下的管理层们激动地说不出话了。他们拉住小谢的手说:“太了不起了,中国搞市场经济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小谢大喜。

但是出乎小谢的预料。有人竟然问道:“可不可以只卖1毛钱?”小谢疑惑:“太便宜了吧?”答曰:“我们也想批一些啊”。小谢狂喜:“我马上帮你们联系米国投资银行”。

小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小谢自己都很诧异自己的成功。仔细一想,功劳应该归功于兜里的那些小纸片。一打小纸片,宛如一顶顶神奇的小洋帽:首席分析师;首席经济学家;亚洲区总经理等等等等。“哈哈,小洋帽神啊,不亚于吸星大法。”小谢想要唱了:“一帽在我顶,神州任我行!”

其实,小谢的“经济学”,真懂经济学的人不敢恭维。小谢也绝对不会到经济学院混饭吃。小谢的神奇小帽骗不了村妇,是因为村妇还没有接触“先进文化”。小谢若身披袈裟,村妇倒有可能将鸡蛋无偿奉上。

不过,聪明的小谢,转眼就发现了疯迷。此刻,疯迷之烈,甚于H5N1远矣!中国精英差不多蔚然成疯了。还好,超过十亿的村妇村夫,因无钱而无缘接触如此“高贵”的精神病毒。所以,终于没有疯迷天下。

五千年了,中国人最自豪的就是精神文明。然而,在物质上将要崛起的时候,精神却开始垮塌了。中国几乎彻底成为西方“文明”的精神殖民地。精神奴隶,初期不会痛苦。但是,精神垮塌之后,政治和经济必然随之垮塌。垮塌之后,毁之晚矣!

事实上,已经出现经济疯迷和政治疯迷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进入最后的疯狂程序。经济疯迷,会搞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政治疯迷,会搞民主运动和颜色革命。后发达国家,有过太多“疯迷症”案例。只是,疯迷们详装不知而已。

以前,一直不明白毛泽东为什麽总是压制中国的精英。也一直搞不懂什麽是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现在,隐隐约约地,开始理解了。这倒要谢谢姓谢的“经济学家”了。

但是,姓谢的“经济学家”,以及各类弄鬼装神的精神殖民者们,也有失算的地方。中国人近一百五十年来,经历了各种革命,特别是精神和文化的革命。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血脉之中流淌着顽强的奴役抗体。这不屈的抗体可以一夜之间传输给13亿苦难的国民。我们知道如何走出精神奴役之路。当然,我们也知道如何治理疯迷。

继续去疯吧!不就是五块钱的鸡蛋吗?不就是一群弄鬼装神的混蛋吗?我们不会用鞋底子抽你们。我们也有专业人士。锺馗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们会送你们去一个有十八层还带地下室的地方。慢慢讨论鸡蛋值多少钱吧!想批就多批一些吧!放心大胆地拿吧!冥纸,我们是会管够的。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