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外交”扭曲中国外交的根源是奸佞祸国

 

察网、独家网等媒体将吴建民、袁南生等人的言行说成“翻译外交”扭曲中国外交,其实这只是表象,因为翻译中也有爱国分子和精英人才,翻译搞外交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高层有许多汉奸官员,不亲美不卖国很难获得提拔,因此,“翻译外交”扭曲中国外交的根源是奸佞祸国,只要存在汉奸高官,吴建民、袁南生之流将层出不穷。

如全国政协常委、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曾罔顾历史,胡说:“毛泽东时代是口头上硬,实际上软”,引发网民质疑,因为毛泽东时代到底是软是硬,抛开抗美援朝、对印自卫反击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等暂且不论,单举三件小事就很能说明问题。

一是1949年4月,英国紫石英号无视解放军“4月20日撤离”通牒,擅自闯入长江下游水域前线地区,当时许多中共领导人主张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毛泽东力排众议,下令炮击紫石英号,迫使其仓皇逃窜;

二是毛泽东警告侵越美军不得跨过北纬17度线,飞扬跋扈的美军自始至终不敢跨越;

三是毛泽东提议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时,许多领导人认为范围太宽,将引起英美反对甚至战争,但毛泽东一锤定音:“《海牙协议》不是圣旨,不能按照美英等国的意志办,我们的领海线还是扩大一点有利”,鉴于我国海岸火炮有效射程是12海里,便决定采用12海里领海宽度,最终得到国际社会承认。

这些事实都有力驳斥了贾庆国的谬论,也说明他治学不够严谨,只能靠散布奇谈怪乱哗众取宠,很难胜任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一职。

此外,贾庆国还有很深的美国背景,如他本科毕业后曾到美国读书,1984年获美国康乃尔大学政府系硕士,1988年获美国康乃尔大学政府系博士,1987年1月至1988年1月在美国佛蒙特州立大学任助教,1991年7月至1992年6月在美国加利佛尼亚大学圣迭哥分校做访问学者,1992年7月至1994年9月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政府系任6级讲师;

据维基解密披露还是美国线人,但这样的人居然做了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而且曾担任北京市政协常委,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外事委员会委员,并于2008年3月、2013年3月两次当选全国政协常委。让这样的人当高官做院长,培养的外交官可想而知。

反观中国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中美防务关系中心主任姚云竹少将,每次参加香格里拉峰会都表现不俗,学术造诣远超吴建民、贾庆国,被誉为“敢与美国国务卿当面叫板的中国女将军”,深受民众喜爱,却只能在军科任个主任,既做不了高官,也不可能像吴建民、袁南生、贾庆国那样拥有很大的话语权,更不可能像吴建民、贾庆国那样担任驻外大使、全国政协常委。

可见,不是翻译中没有高人,也不是缺乏外交能人,而是汉奸要用自己人,像吴袁贾等人,智商情商绝对不低,但因为要贯彻某些人的意图,只好罔顾事实、信口雌黄。因此,看问题要抓本质,不能被“翻译外交”的表象迷惑,而应搞清楚是谁提拔了吴建民、贾庆国等人,又是谁为汉奸得势提供了便利条件。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