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一件起大早赶晚集的事儿

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那时看的还是露天电影,我个子小,挤不到前面,就到幕布后面去看。同样是八路军战士跟鬼子拼刺刀,你们看到的是突刺,我看到的是回马枪。

我在电视台做过“实话实说”、“小崔说事”等节目,后来又带团队做口述历史,现在回头一看,竟然已经累积了上万人的故事素材。每每夜阑人静,你们都睡着了,我越来越精神,就会拿出我们的采访文稿,随便看一段。

昨夜翻看一个抗战空军老兵的故事,他们每天都有战友牺牲。一天早晨,起飞之前,同宿舍的战友郑重地递给他一个纸条,“这上面有我三个哥哥的联系地址,如果我回不来了,麻烦你通知他们。”接过纸条的老兵,想起自己唯一的弟弟已经牺牲在战场上,指指自己的枕头,“这底下有一块手表,如果我回不来了,麻烦交给我女朋友。”

读到此处,潸然泪下。我的朋友托马斯?卡莱尔曾经说过,没有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我先哭为敬,您随意。

类似这样的故事,我们有成千上万。每一个都是真实的,每一个都是感人的。情深不诡,事信不诞;体约不芜,风清不杂。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的。

京文唱片的老总许钟民是我的好朋友,他曾经问我为什么我们的国产电影落后这么多,我说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还是不落后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才落后的。我们不缺资金,我觉得主要就缺好故事。

所以我和朋友一起组织团队,开始做“崔永元故事库”,把这些年积累的素材整理出来,做成一个个故事。经过半年的筹备期,我们已经做了上百个故事,后续还会联合有志于此的作家、编剧、影视机构和高校,把这些内容陆续开发成剧本。越发觉得我们的故事库像一座富矿:对于想找好故事的人,这儿有适合各类文学、影视、舞台作品的好东西;对于手里有好故事、却没能力开发它们的人,我们有专业团队帮你完成剧本,制作成片。

我曾经开玩笑说,电影没拍好,大致有两种情况:一是把假故事拍得更假了,比如和某名画同名的电影;二是把真故事拍假了,比如和某赵国历史事件同名的电影。我跟团队说,我们要对得起故事的原型人物,我们要把故事拍真。

什么是真?如同亲历,感同身受,你可以感觉自己是《黑鹰坠落》里拼死战斗的游骑兵,是《熔炉》里为孩子奔走呼号的老师,是《萨利机长》里惊魂未定的乘客,是《辩护人》里期待正义的旁听者,是《钢锯岭》上垂死待救的伤兵,是《摔跤吧,爸爸》里为父女三人加油喝彩的观众。好的电影就是能把你带回那个年代,带入那种场景。

我从二十年前开始搜集故事,二十年后才开始整理故事,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哎,对呀,干脆我们的故事公司就叫“大早晚集”得了。当然,你也可以说我这是谦虚,说我是厚积薄发,随便你,我听你的。

我们的口号不是没有蛀牙,而是拍真故事、把真故事拍真。希望大家关注我们、支持我们,和我们一起助力好故事、好电影,谢谢大家。

“崔永元故事库”在第二十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压轴发布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