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的时代

君主的时代,早已经是百年前的往事。民主的时代,仍然是美好的理想。我们幸也不幸,正处于一个无主的时代。是的,这是一个无主的时代。

在精神上,我们是无主的。当毛泽东被请下神坛后,那里就虚空着。

在思想上,我们是无主的。中国出现了很多的理论,我们终于不再理论,发展成为了硬道理。

在文化上,我们是无主的。从港台文化流行,到日韩文化流行,最后到美国文化一统天下。除了二人转和海派清口,我们还有文化吗?

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我们是否有主呢?恕我胆怯,不谈也罢。

这个国家如果还有人作主,怎末能坐视人、财、物滚滚流往西方。这是败亡之国才能见到的惨象。让我们从哲学的角度来讨论吧。

无主,那是一种大自由啊!社会主义就是强调无主状态下的社会高度自治。然而,在基层组织残破不堪的情况下,在丛林法则的国际背景下,无主意味着什麽呢?结论非常痛苦:反客为主!

这个客的名字叫做资本。资本当家作主。换言之,谁控制资本,谁当家做主。难道不是吗?只要有利于国际资本,只要有利于利益集团,虽千夫所指,必戮力执行。从诸食皆毒,到转基因主粮,敢问底线在哪里吗?

不要惊讶。中国金融行业人大代表人口比例是农民工的一万倍。这是铁一般冰冷的现实。这被称之为市场的力量。好大的力量啊!

不要费解。明明知道滥发货币将洗劫全体国民最后的财富,仍然毅然决然地开动印钞机。我们原来是通过“可持续”发钞来实现快速“发展”的!

在中国,做人很辛苦。一个被资本主宰的时代,你要放下理想主义者的高贵,屈从于资本的“三俗”逻辑。我同情管理层,亦如同情妓女。这是官僚阶层在资本主宰下集体失贞的代价。

坚守一些东西是需要信念的。信念是不会屈服于资本的。信念是属于未来。所以,抛弃信念后,余丹们说,活在当下。活在当下,那管明天洪水滔天!

不做人了。还谈得到学问吗?伪学问还是有的。那都是些关于资本的。于是,大行分析师就成为了大师。学问终于做了资本的小妾。于是,清华北大“妾侍”成群,成了中国二十一世纪的荣宁二府。

这就是中国的奇迹。这也堪称世界的奇迹。一个如此庞大的体系,竟然可以“无人驾驶”,竟然可以“自动前行”。中国人民的确是高度自觉和自律的民族。他们如此的淡定与沉静。

在淡定和沉静中,我看到了亘古未有的奴性。无主的中国,该有怎样的未来?我们已经开始见识“盛世”中,人、财、物滚滚去国的大潮!大潮之后呢?

当家作主绝不容易。德国人为了向老自由主义争取主体性,自1840年到1940年,与奥地利人进行了百年论战。论战的结果,唤醒了德意志民族主体性意识的复苏。强烈的主体性意识,最终导致了两德的统一,以至于出现强大的欧盟和欧元。

中国自八十年代起,就有一批勇敢的年轻人,与新自由主义者进行着艰苦卓绝的论战。这不是马克思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论战。这仍然是关于中华民族主体性的论战。

非常遗憾,珍贵的民族主体性终于被所谓的科学理论淹没了。有人在灌输超越国家、民族和阶级的迷魂汤。他们已经成功遮蔽了一切关于中华民族主体性的描述。他们麻醉了整整一代青年。我们甚至不能期待能有一场像样的论战。

中国还是有人知道的。自由是一种相对论。主体的自由意味着客体的不自由。斑马线为行人带来自由的同时,为驾车者带来不自由。主体的绝对自由,就是对客体的奴役。当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高谈阔论的时候,帝国主义已经悄悄地进村了。

无主,意味着什麽?意味着双重压迫!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说什麽好呢?你们算是什麽呢?你们是谁的驯服工具呢?

我们给与你们足够多的机会了。我们将所有的权力统统交给你们去代表了。你们是我们的主人,你们也是国家的主人。可是,为什麽?你们竟然静悄悄地做了资本的奴隶?你们出卖了我们。你们出卖了你们的祖国。你们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武帝和太宗的子孙,岂能允许汉唐之地放纵夷狄之自由!毛泽东的追随者,岂能在红色土地上接受黄世仁的再次奴役!

年轻的兄弟姐妹们,不要再往下跳了。结束这无主的时代。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