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规矩

啥叫规矩?规,那是画圆的,矩,那是成方的,有圆有方才能成方圆,这就是规矩。这个规矩啊,还有好规矩和坏规矩。曾经的好的规矩,随着社会的发展有可能成为坏的规矩。但是无论好规矩还是坏规矩,你只要有个规矩,它就比没有规矩要好一些。

我想说的是我们目前中国社会有规矩吗?无论你是什么样的规矩,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大地上的各个地方、角角落落,能行通吗?是完全按照一个规矩去形成的吗、去运作的吗?

在很多时候,同样的规矩,在这个地方可能实行开了,在那个地方可能就没有实行开。为什么实行不开呢?因为你这个规矩可以被改变,是不是?法律的内涵条文的内涵可以改变,规章制度的内涵可以被改变,应有的各种关系性质可以被改变,这个时候规矩在这里边它就成了一个摆设,不能发挥其实质性的作用。

为什么呢?因为利益关系、因为人际关系、因为后门关系、因为红包关系,有些规矩,它只能成为表面上的规矩,不可能成为实质性的规矩。因为这个规矩在实际的运用操作中,已经被扭曲已经变形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就比如我周边的这些门市,这些盖起来的房子。这些房子由于在门市上可以做点小生意,所以当初盖房子的时候,它有一个规矩:就是给下岗职工、生活没着落的人,留给他们的,这是一种带有照顾性的、政策上倾斜的这么一个规定,也就是说让他们在这个门市上做点儿事情,有一定的谋生。

这应该是个规矩,可是这个规矩被打破了。有些有权的人也不把这个门市廉价租给那些下岗职工、生活非常艰难的人,为他们的生存创造一点方便的条件。而是将其给那些自己的亲戚和朋友,这样这个规矩是不就改变了吗?可是应该得到这种待遇的人,面对权势他又没有办法。只能暗吞苦果。你找谁?谁都向着权势也没人向着你。类似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各地到处可见。那么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之下,你这个规矩还有什么存在的实际价值和意义呢?

所以说呀,这中国这片大地上,这个荒缪性啊,随处可见,到处泛滥。你先不说这个规矩对还是错,你就说这个规矩能不能普遍遵守?能不能不变形走样?这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规章制度也好、你合同也好、包括法律条文也好,写的是一个样子,他执行起来他又是个样子,你再好的明文规则干不过潜规则。这么样的一个社会,如果你高层没有能力把它框定,把它正本,把它清源,那你说多少大话那最后这社会也肯定是黑暗的,对不对?

你下面的老百姓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没有任何地方能得到公正的解决。有含冤能力的还能多活几年,没有含冤能力的光气就把他气死了。你这样的社会,你不说这个利益分配的不公平,你遇到事儿连个公正的解决都非常艰难,那你社会美好在什么地方啊?你吹得天花乱坠,又有什么实在意义?

现在干部的最大毛病就是开会行,几乎天天开会,下指示行,提要求行,讲原则行,就是扎扎实实地替老百姓办事儿把事儿办的公平、把事办的合理,这些实实在在的工作没有人去做,即便是有个别人去做也是应付公差。因为谁做这样的事情啊都很艰难,很辛苦,却未必得到什么好处,是不是?

知道这个事儿不公平,不合理,也往往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是啥事儿也不干,冠冕堂皇,工资不少拿,宣传方面、舆论方面也不错,混到届满就拉倒,把剩下的问题留给下一届。都是这么一种自私自利的想法,得过且过的想法。这就跟社会集体有病一样,结果是毒瘤越长越大,量变导致质变,越积越多,最后导致生命危险。

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你们拍拍自己的良心,你们中间有几个扎扎实实地为老百姓的喜怒哀乐、甚至生死存亡真正负责的人呢?我看是没有几个。吹的挺厉害,说的挺好听,正事没几个人真干。有些事儿干得挺积极,不断的修路,不断地盖房,不断的改造公园,不断的寻找一些工程。因为你折腾一次你就有一次机会,通过这一次折腾你能找到钱,你能把你那仨瓜俩枣儿的派上用场啊,找到活儿干,从中可以渔利,无非就这么点事儿吗?谁不知道啊!对不对?

对自个有好处的地方就积极去干,没好处的事儿,哪怕是最该管的事儿,也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如果你们这些有权的人都是这么个态度,那老百姓他想过的舒心,那也不可能嘛?

上午我听了一个中国评论家协会的主席仲呈祥的说话。这个仲呈祥啊,原来可能是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说的都是大原则话。不光是仲呈祥,各协会的主席,包括各部的部长了,说的都是大原则的话。把话说的不谦虚点儿,一个稍微的上了档次的人都可以说那种话,没什么新东西,大原则话儿,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冠冕堂皇的大原则话,都说的挺好听,就是社会里边的肮脏龌龊没有人荡涤,司空见惯的不公平不合理没人解决。这是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个普遍问题。

有多少含冤的依然在含冤,有多少受难的依然在受难,有多少受委屈的人依然在受委屈,有很多上访的人,不但问题得不到解决还在受控制。你说的再官冕堂皇,这实实在在的人民疾苦,依然存在,你这样的社会如果持续下去,好梦能做成吗?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