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太语丝

中国人性最大的缺失

都是假的,只有两个字具有实在意义。物质上剩下一个赤裸裸的“钱”字,精神上剩下一个赤裸裸的“性”字。

自有史以来,中国人的绝大多数丧失了两个构成高级动物的重要因素,一个是主性,一个是个性。孔孟之道从来不讲主性与个性,数千年的封建专制者不愿意人们有主性与个性,那是他们自己才配享有的东西。被压抑多年的中国人,又从来没有过一次触及灵魂的人性解放运动。

五四运动只是催生了共产党,文化革命等于人性丑陋的全面释放。中共的单一意识形态基本上又把人性党化。中国大多数人文学者的研究成果,又基本上可归于对统治者的献媚之辞,奉行的是宁害民不伤官的自保心理原则。所以,中国人性一直缺乏一个刺激健康活力的成长环境。这是我们民族的大悲哀。

看角马

地面野兽,角马最是可怜可恨,其部落之庞大,阵容之浩瀚,其他均不可比。然,空有排山倒海之壮,滚滚长雷之声,却无丝毫抗争意识,是任其宰杀不会遭受任何反抗的最大群体。在他们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或者“躲”。故,角马之死,从不感悲。

角马有角有蹄,倘有狼之群体抗争意识,或有润之先生“人民战争”思想,决不会如此形象低劣。只要同心合力,用角顶,必使单个入侵者成为肉酱;用蹄踏,必将单个入侵者踏为烂泥;限制其腾越空间,用马海肉潮硬性挤压,也会使其动弹不得令其窒息而亡;即便群声怒吼,也会使其望而却步。岂有万众对一却死命逃窜屁滚尿流之理?角马愚昧,看不到自己优势何在,更不必说利用优势。

其实,多就是优势。

角马性情不改,永远开创不了新时代。

你让历史不纯洁,历史就会让人类更肮脏

过去了的,就是历史。历史给过来人以最大的痛苦就是不能更改,也不能重写。它的首要价值在于使人反思。而作为单个人,也总是习惯于反思自我的历史。种种迹象表明,人们的思考总是和功利紧紧拥抱在一起,不论其表达形式怎样隐蔽,都几乎躲不开吃亏或者赚便宜的怪圈。于是他们积累着“赚”的经验或“亏”的教训,开始书写新的历史。终于,历史在精明中更加复杂,又在复杂中加速变形……你让历史不纯洁,历史就会让人类更肮脏。

肮脏人不可能造就美以及美的历史。

没有原真原善,就不可能产生纯美。当包装的形式美影响原真原善正常发育的时候,虚伪的世界便走进了成熟。

精明与成熟往往是和利益联系在一起的。遗憾的是,这种精明与成熟的全部意义,就在于造就复杂,使本可以透明规范的社会变得扑朔迷离。逼使人类不得不透支心能,既促使社会黑暗,也促其自身早死自作聪明的人,最大的标志性就是作茧自缚,并无一例外地创造着加速终极毁灭的历史。

国人人性的虚与实

虚伪是国人的一个普遍特点。大多两面派,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社会一套家里一套,真的一套假的一套。之所以搞假的一套,是为了塑造自己,是出于利益驱动。由于人们对于人格品牌的认定陷入公式化,所以一些人就尽力按公式化要求做人,以便得到认可而少吃亏。在当今社会,真狂妄注定干不过假谦虚,真小人永远干不过伪君子。所以,在当今社会做人,关键不在于你会不会当婊子,而在于你会不会立牌坊。只要你牌坊立稳当了,明明你是婊子,别人也不会把你当成婊子。

虚伪只是一面,另一面又体现的特别务实。我体会最深的有两点:一是大学者不如小官员。因为学者对“人民”尤其是被某地直接管辖的“人民”,不构成任何“威胁”而官员可以干预他。所以,宁敬小官员,不敬大学者。这点体现的很务实。

二是县官不如现管。你官再大,也不如直接管他的人重要。直接管他的人才是真正的“爷”,其他的,都是假爷。这点仍然体现的很务实。还甭说别的,我曾经的一个学生,对我崇拜的可以说五体投地,而且我怎么感觉他都是真的。可对他的班主任呢,恨得咬牙切齿,背后直咒他让车撞死。

奇怪的是,他给班主任好烟抽,却不舍得给我抽。无非是班主任可以给他做鉴定而我不能。我这辈子算倒了霉了,本来就穷了吧唧的,可连我的学生都不给我实惠。因此我经常调侃我自己,“你好没用处啊”。

很明显,我们中国人普遍有两种糟糕精神:一种是装相作秀的精神,一种是有奶便是娘的精神。

每个人都该拷问

不再考虑名,不再考虑利,只考虑这个世界乃至这上面所有会出气的,到底会有多大出息。

所有混世者都在“混”,尽管途径不同,方法各异。混坏了无地自容,混好了扬眉吐气。“混”的目的,都不过名和利。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

我们需要的是什么世界,我们的做法有没有相抵?为什么忘记了怎样做人,却学会了怎样演戏?为什么只考虑控制别人,从不考虑超越自己?

每个人都该拷问,我的存在意义到底在哪里?是正意义,还是负意义?

以上文章摘自宇太《文化与人性系列之拷问人性》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