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刘少奇在世时,会“遗忘”邓小平参加过遵义会议吗?

近日参观了四川仪陇朱德元帅的故居、纪念馆及铜像纪念园,朱老总的高尚品德和波澜壮阔、光辉灿烂的伟大一生令人景仰和崇敬,深感毛主席对朱老总的高度评价“人民的光荣”、“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恰如其分。

讲解介绍多数是还可以,但在故里纪念馆遇到的几件淡化毛主席、歪曲历史事实的事,作为红色革命传统教育必须尊重历史不能歪曲,更不能篡改,在此一并写出,希望纪念馆能改正错误。

第一件:讲解员从朱德出生——求学——参加军阀——南昌起义等一路讲来,再讲到朱德夫人伍若兰牺牲,接着讲朱德与康克清结婚……

伍若兰是1929年2月牺牲的,而朱德1928年4月就率南昌起义残部上井冈山与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这么重要的历史事件提都没有提就像没有一样过滤掉了,为什么跳过朱毛井冈山会师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不讲呢?

我当即提出疑问,年轻的讲解员说该段历史纪念馆安排了有“两条线”讲解,这是一条(即跳过井冈山会师段)直接讲后面朱德与康克清结婚,另一条在那(手指对面)讲朱德与毛主席井冈山会师再讲朱德的结婚,纪念馆一般是按前一条线讲,你们要听井冈山会师我现在可以讲。

我说:朱毛井冈山会师是中国革命最重要的历史,更是朱德同志人生中的最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没有与毛主席的会师,就没有朱德所带起义部队的生存,历史将要改写。朱毛井冈山会师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这样刻意回避淡化,对历史是不负责的。

讲解员说这个有图片可以自己看。同志们愤愤不平,纷纷提意见,“这个纪念馆里有朱德一生的照片图片,其它都讲解,却偏偏朱毛井冈山会师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不讲解,可见其用心。

不是我们要看,而是你们必须要讲解。我们对这段历史是很熟悉,但是年轻人、学生们是不懂的,他们来到纪念馆参观,连朱毛井冈山会师都没听到讲解,选择性的过滤掉中国革命的关键重要事件,让他们心里淡化毛主席的影响和作用,如此下去,再过几年,朱毛井冈山胜利会师的历史就要被湮没了。

纪念馆连起码的尊重历史都做不到,怎么教育青年一代传承红色精神?如此回避淡化毛主席,朱老总若泉下有知,也会为你们这种不光彩行为而蒙羞”。

讲解员听后也觉得有道理,诚恳地说:下个月上面有领导来我馆专门就办好朱德纪念馆调研,我的领导也要求我注意听取收集观众建议和意见。你们的意见我都记下了,回头一定向领导汇报。

第二件:在遵义会议单元中有两张表,一张是“中央红军长征初期组织序列(1934年10月——12月)”,详细列出了中革军委会主席、副主席及下属军委第1纵队、第2纵队和下属各梯队首长名单以及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总政委、总参谋长、总政主任及第1军团、第3军团、第5军团、第8军团、第9军团各首长名单和各师首长名单,均不见邓小平名字。

另一张表是“遵义会议参加者名单”,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员6人,政治局候补委员4人,红军总部和各军团主要负责人10人。奇怪也就奇怪在这10人中,位列第9名的赫然写着“邓小平(中共中央秘书长)”,(第10名的是军事顾问李德)。

我们非常意外,红军长征时期邓小平作为“红星报”主编并兼职印刷工作,无疑是辛苦的,“红星报”是团级单位,邓小平担任报刊的主要领导,份内的工作是把上级宣传部门确定的文稿编排到红星报刊上并印刷出来,然后一路小跑送至各师团营的战斗集体给同志们加油鼓劲。

遵义会议这么重要的会议,红军是要宣传的,但是,宣传文稿是中央开完政治局扩大会议后,形成文件,再交由红军总政治部拟定宣传纲要,再交政治部的宣传部主笔宣传文稿,文稿经政治部审定同意后,宣传部安排某个报刊编辑,如果“红星报”幸运领受到这项任务,邓小平同志就要辛苦一阵,把宣传文稿编好,印好,尽快送到各师团营,这个辛苦是光荣的。

让“红星报”的主编邓小平坐进遵义会议的会场,是没有可能的,红军总政治部人才济济,宣传事宜还不需团级单位的主编操心,如果这样做,那是对红军总政治部的嘲讽。

很多老同志五六十年前就参观过遵义会议纪念馆,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遵义会议纪念馆的陈列资料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参加遵义会议的人员名单中没有邓小平!

新中国成立后就修建了遵义会议纪念馆,当时参加遵义会议的亲历者都还在世,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刘少奇,陈云,杨尚昆等都健在,并处在年富力强的记忆深刻年龄,不会记错重要的历史事件,怎么会谁都没有漏掉,就独只漏掉了邓小平一人,这可能吗?

何况那时邓小平还很受赏识,毛主席把他从西南调进中央,并委以中央书记处zong书记的重任,会选择性地“忘掉”邓小平参加过遵义会议?

就算其他人都有意或无意地“忘记了”如果邓小平确实参加了遵义会议,邓小平自己是绝对不会“忘了”,邓小平完全可以拿出党章,提醒其他参会同志实事求是地还原历史,就算林彪对邓小平不太感冒不支持他,可是周恩来刘少奇与邓小平关系之好私交之深是颇不一般的,为邓小平作证都不需邓开口.

在历史当事人都健在时,没有看见邓小平有任何一次关于遵义会议参加人员名单“漏掉”邓小平名字的异议,维权或上访,邓小平一直都接受这个历史事实,但是当事人大多离世之后,邓小平的名字悄悄的挤进了遵义会议,并摇身一变成了“中共中央秘书长”,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下子把邓小平的形象和人品踩到地下了,这是给邓小平泼大粪,臭烘烘的,这样做如何让人对邓小平产生尊重?谁会尊重一个不自重的人?

我当即向讲解员指出第二张表的错误,邓小平确实没有参加遵义会议,遵义会议里写“邓小平参加”那是骂邓小平,臭邓小平。讲解员听后恍然大悟,认为要把这个意见汇报上去。

由此想到在贵州遵义会议纪念馆里也看到这样宣传邓小平参加遵义会议的文字,在延安七大主席台会旧址看到“朱德毛主席”照片看起来像是“朱德邓小平”照片……看来淡化毛主席不是个别情况也不是孤立事件。共产党如果连祖宗都不要了,还遑论什么“初心”?

第三件:在一张朱德晚年的照片下如此描述:“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再一次提示打断讲解员,告诉她,人民对文革认识在变化,新版的中学生历史课本已取消了文革“错误、内乱”等词语,看看,文革时期中国社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社会倡导人人学雷锋,这样的社会“乱”吗?

文革时期人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可以监督党员干部是真正的民主,党风廉政,民风淳朴;文革时期核潜艇下水,氢弹成功,人造地球卫星上天,万吨巨轮,大型银河计算机,人工合成胰岛素技术,青蒿素技术,杂交水稻技术,反导拦截技术,运十大飞机等等是中国历史科技发展最快的时期,文革是毛主席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的民主运动,是要全党牢记党的宗旨和责任继续革命。

朱老总1975年3月6日亲笔写下的“革命到底”不仅是勉励自己激励后人,也佐证了朱老总认同文革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同行的同志们也纷纷向讲解员宣传文革的工农业生产、外交、科研、国防等领域巨大成果……

这位年轻的讲解员认真听后说:今天听了大家的讲述,使我学到了以前从没听过的历史,深受教育,对我的讲解工作是极大的帮助和提高,真心感谢各位的指教。一定把你们的意见汇报上去。

期望这位年轻人以后以她的正确言行去影响同行和观众。同时也等待仪陇朱德故里纪念馆改正馆内的错误文字,把真实的历史原貌呈现给参观者。

对邓小平不符合历史真实的拔高,其实是让看到的人嘲笑他,会让人们对邓小平品质产生怀疑,邓小平肯定是希望受人尊重,而不是受人嘲讽。因此纪念馆这样非常严肃的历史陈述这样做不好,是罪过,罪过,罪过啊!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