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的“鸡毛装”教授的奇葩论

○《夏洛特烦恼》里,夏洛为出席女神秋雅的婚礼精心打扮,穿了一套胸前插着鸡毛装饰的豪华西装,不巧与司仪撞衫,还被旧情敌作诗讥讽“只身赴宴鸡毛装,都是同学装鸡毛”。之后随着醉酒穿越成为巨星,夏洛的衣服上总是装饰有这样造型夸张的鸡毛,同学赋诗也变成了谄媚的“英姿飒爽雄鸡装,飞上枝头盖凤凰”。

在这里,鸡毛仿佛成为一种隐喻,象征着欲望、虚荣、炫耀和自我膨胀。产自公鸡屁股上的毛,光鲜炫亮夺人眼球,却又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分量,像一戳就破的谎言,像打肿脸充胖子背后难堪的落魄。

比如夏洛给女神的大红包,包掉了老婆电动三轮车的发动机;新衣不摘吊牌,是因为穿一下就要去退。恰如陈奕迅的歌词:“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浮夸背后,是缺乏安全感的心虚。

○淘宝上39元的戒指标注为卡地亚;马路边理发店的洗剪吹小哥不叫小张小王而叫“Keven”“Tony”;屏幕上顾里宫洺们一边恋爱一边堆砌着金光闪闪的奢侈品,让团购9.9元电影票的学生观众如醉如痴;无才无艺的外围女经过推手包装摇身变成模特,在海天盛筵的酒池肉林里纸醉金迷。在“人人都是演技派”的今天,人们不以浮夸为羞,并且常常浮云遮眼。

人民法院报近日报道,两名不入流的女模特唱双簧,一个牵线,一个冒充某位国家领导人的爱女,自称刚与比尔·盖茨离婚,想重寻真爱,骗取福建一富豪千万钱财,包括与整容机构合伙,骗土豪花费数百万元整成刘德华的俊脸,以博取未来老丈人欢心。

骗局揭穿,“盖茨前妻”和女伴分别判了11年和13年。浮夸到这种地步的谎言竟也有人相信,受害土豪那张刘德华脸之下的心里阴影面积不知有多少平米。可是,怪谁呢?

○作为社会意识引领者,学术界的浮夸或许不疼不痒不要钱,但更可怕。有消息说截至去年底,中国内地男性比女性多出3376万人。

其实对于光棍危机人们早就意识到了,但浙江财经学院一位谢教授却提出惊世骇俗的观点一炮而红:收入低的男性可以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这是要闹哪样,股权?众筹?分红?两性比例失衡问题牵涉方方面面,岂是一个“价格原理”就能摆平!

堂堂经济学教授思维居然这么简单粗暴,究竟是学术能力有限,还是哗众取宠想出名呢?再看85岁的屠呦呦先生,获得诺奖之前,甚至很少有国人知道她的名字,知道这位“三无教授”:无博士学位、无留洋背景、无院士头衔。

四十多年的潜心研究甚至以身试药,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抵得住浮名。我们童年时代被问到理想,超过一半的孩子会回答“科学家”。那时压根不知道科学家什么样,现在想来,就应该是老太太那样。

黄粱一梦,穿鸡毛装的夏洛经历了大起大落被打回原形,“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又有多少人,正穿着看不见的鸡毛装自欺欺人呢?【李红春】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