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我的下海经历

文化人想挣钱,貌似难开金口,其实底气不足。

当年就明白自己是国家工作人员,拿着工资,做生意是违反纪律的,明修栈道没戏,只能暗度陈仓。

首先发愁的是货源,那时不计出身,不唯学历,不论年龄,不论长相,只要有货源,就对你刮目相看。

一次我和一个瘦子记者打扑克,他用两个A闯牌,我拔出一对“2”正要下狠手,只听他轻声发问,有人要彩电吗?登时缩回了手。一打听,他舅舅是福建电视厂厂长,有200台彩电让外甥倒到手,怕我们不信,他当场和舅舅用闽南语通了话。

货源有了,打牌就一点意思也没有了。我们当下开始联系买家。在彩电紧俏的时代,找买家比找对象容易。

买家联系好了,睡觉难了。算算,这单生意净赚200,000左右,按最坏的打算我也能到50,000,当时我的工资还不到100元。

躺在床上,我浮想联翩。

记者是不打算千了。自行车一定要买一辆新的,要那种红跑车。给大哥、二哥再买一辆,他们当兵的时候一个月挣7块钱,还分给我1块。

上大学后,二哥每周去学校帮我洗衣服。带我下饭馆,点一盘炒菜,菜都捡给我,他自己用菜汤拌米饭。二哥人很抠,但对我从不抠。

给姐姐买一块手表。姐姐当学徒工,一个月挣19块钱,拿5块给我订杂志。

给母亲买一车好吃的,给父亲买一瓶茅台。二老费尽心血,抚养4个儿女。

两个张叔叔也该好好犒劳一下,良乡的张叔叔对我最好,家里养的鸡,下个蛋都给我拿过来。卫生所的张叔叔风里雨里,随叫随到,给我看了20多年病。也怪了,甭管多难受,看见他,病就好一半。

再添两瓶茅台。陈胜说,苟富贵,勿相忘。

一次我问炊事班的小白这是什么意思,小白从湖北来,说话铿锵有力:狗富贵的互相都不忘,更甭提咱们人了。多年来,我一直铭记陈胜和小白的教诲。

那天晚上,我送出去了50多瓶茅台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太阳高高升起,湛蓝的天,雪白的云,心情真好。

我坐在床边定定神,想起大学同学梁悦的名言:“钱不到手不是钱。”就决定还是先去电台上班,相机行事。进了大门,办公室没去,直接去找瘦子,屋里人说,瘦子出差了,一个月以后才回来呢。

当时我脑子“嗡”了一下,血冲了上来。

后来就习惯了,经常嗡嗡的,有两天不嗡嗡倒不适应了。

有些货现在同龄人听起来也是耳熟能详:燕山石化的500吨聚乙稀,沈阳军区大院的200吨铝锭,山东莱阳的1000吨盘条,吉林石砚的30吨新闻纸,北京、天津各1000台彩电,海南、延吉各200辆皇冠汽车……

转眼间这些都臭了街,弄潮儿已经换了口风,比如核酸,镍板……

有一次,苏小山骑着自行车到我宿舍,非和我商量把从苏联弄来的20个反坦克导弹存在我床下,我死活不同意,这要是被当局发现了,还不当塔利班对待。谈判未果,苏小山很没面子,临走时还扔下一句,办不成大事,看我们班郭建兵,答应帮我腾一个操场放坦克呢。

下海的运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风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一桩生意也没做成,但道理还是悟出了一些。

首先,应以诚信为本,欺骗、造假是商界大忌。温州、石狮、晋江曾经以假冒伪劣集散地著称,现在依然为过去偿付着重债,那里的企业家们为证明自己已是清白之身,他们将付出高昂的代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第二,经商更要中规中矩,当年多少风云人物呼风唤雨,转瞬成为过眼烟云。图一时之便宜,享一时之快乐,最终是人财两空。还是陈毅元帅那句话说得准:“手莫申,伸手必被捉。”

第三,要给自己定好位,千万别找不着北。人无全才,不会行行领先,不会样样顺手。要懂得见好就收,要知道激流勇退。普通的日子是最好的日子,从从容容才是真。

第四……

列位在商海上下沉浮,经验远比我老道,说句祝福的话,请好自为之。

不久前,去八一电影制片厂联系业务,下着大雨,厂里人说:你看看我们厂,这么好的盘条就在外边扔着。

我说,什么?盘条?

大雨里,我站在盘条前一动不。

大家说走吧,别淋着了。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声说,别管我,多少年了,你就让我看看什么是盘条吧!

【作者:/编辑:公社管理员】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