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影响文化格局及其时代文化氛围

蜜蜂:先生谈到的理和礼,如果都能做到,社会文明就会上一个大的台阶了。

宇太:上梁不正下梁歪,社会文明不好,不能怨老百姓,要首先怨当官的。当官的,一不能强奸理,二不能污染礼。原则不能丢,人情不能忘。但不能用原则做交易换人情。

只要有良心,不难做到这两条。所以,最有用的是良心,而不是法律,有法律没良心,法律也起不到好作用。只要人人都有了良心,法律就变成了多余。

蜜蜂:有人认为共产党的领导要坚持,党组织不脱产,和人民联合起来,监督政府,对此,先生有何见解?

宇太:人民应该只养活政府,不该养活一套又一套的专业组织。任何党的组织,群众组织,都应该不脱产,该干啥干啥,并且都能独立瞄准政府,监督政府,这样效果会好的多。

党领导一切,又搞那么多党托儿和群众组织以显示民主。都脱产都吃老百姓,实际上又形成串通一气的统一体。自己监督自己,监督谁不监督谁,监督到什么程度,都由自己定,纯属胡扯。实际上是形成一个强大的利益阶层,通吃老百姓。

还有一个,共产党变没变质,能否完成应有的历史使命,是个重大问题。一个变质的党,不可能和人民真正结合,结合也是假结合。一个政党变没变质,该由人民认定,不是由自己认定。

蜜蜂:先生对改变中国的领袖人物,是如何定位的?

宇太:我看过一本书,《他改变了中国》。外国人写的他是指江。他能改变中国?先不说改好改坏,有没有能力改,就是个问题。无非在邓的现成路线上又走了一步。走对了还是走错了?走正了还是走歪了?还得两说着。那也叫改?

实际上,共产党领袖里面,只有两个人,是能改变中国历史的。一个毛,一个邓。毛是功德最大的,素质最高的,最为大众着想的。邓是权力最大的,最有政治手段的,最为身边幕僚着想的。毛是为人民创造历史、为人民建立功德的人;邓是“成者王侯败者贼”里面的“成者王侯”。

真能改变中国的,共产党里面就这俩人儿,第三个还没有其他人,都是为这俩人儿帮厨的。现在,急需出来第三个能改变中国的。

蛮蜂:以先生之见,这第三个应该怎么改变中国?

宇太:克私复公,回复社会主义,回到毛泽东为我们开拓的人间正道上来。经过修复、改造、完善、更新,然后稳稳当当,开拓前进,永不再改。玩儿别的花花肠子,统统都是扯淡,都不靠谱。一不合乎国情,二不合乎国际。

光追求表面和谐、同一,不是个事儿。好东西嫁给坏东西怎么行呢?资本主义吃人制度一天不消灭,真正的公平、公正、平等条件下的和谐世界,就一天也不会存在。

蜜蜂:这不是倒退么?

宇太:河流有迂回,历史有进退,这是常理。又何必拘泥?你要说倒退,这三十年,才是真正的大倒退,退回了蒋介石时代、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光看到表面的物质生活不行,那是拿什么换来的?惨了。

如果毛泽东也豁出去,毁天毁地毁资源、毁人心毁民族尊严毁大国独立,人民物质生活也早就提高了。谁不会?但毛泽东不会那么干,他要考虑人民江山永固问题,长远大计问题。不是现得利问题。

真正的高人从来不干近视眼的事。那是小心眼儿的小人图眼前一时实惠的人干的事。你仔细闻闻,今天的中国,啥味儿?赵构味儿,李鸿章味儿,袁世凯味儿,蒋介石味儿,就是丝毫没有毛泽东味儿。一没了毛泽东味儿,共产党干部也就基本变了味儿。

我调查了附近农村的农民,还有几个果农,说到共产党,一位农民说,“嘿,哪比得上国民党?当年国民党也没逼着我们卖地,不卖就抢”。

谈到地主恶霸,一位果农说,“现在的干部,比过去的地主恶霸坏多了,想咋的咋的”。

他们这样讲,是有实事根据的,比如我住地东北方向的村子,全村三千多口人,被占了土地,好几年了,至今百姓没有得到一分钱,都被村干部分了。村支书盖了几层房,还在市里买了两栋楼。的确比南霸天、黄世仁、刘文彩要利害的多。

蜜蜂:难道先生认为邓小平的改革,就没有可取之处了吗?

宇太:丛林法则遵从的是兽性原则,把人退化为动物,他的原发动力是私欲。社会法则遵从的是人性原则,在互相关照中协调发展,顾及整体生存,他的原发动力是公心。只有遵从社会法则,才能使人从动物中摆脱出来,升华为人。在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之前,人的私欲是不可能彻底消除的只能逐步弱化。同时,人性也不能脱离动物性而孤立存在。

因此,任何单纯以丛林原则或社会原则来框定人的全部行为,都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切实际的。

我以为,一个好的社会,一个人道的社会,一个现实的社会,必须以社会原则为核心并给丛林法则以一定的空间。假定邓小平是在认识到毛泽东时代的确没有给丛林法则以任何空间,私心与能量没有单另释放的任何渠道,从而通过改革补偿这一点,那无疑是英明的。

假定是以改革为借口,从而以丛林原则彻底取代社会原则,那无疑是错误的。我一直以为邓属于前者而非后者,但以今天的现实看来,丛林原则已经完全取代了社会原则,兽道击毁了人道,私欲吞噬了公心。

毛泽东主义基本上已被淘汰出局,社会主义几乎成了幌子。这到底是邓改革的初衷,还是邓的后继者巧妙利用了总设计的思路而大搞修正主义?这是不能不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我一直觉得,邓对毛一直怀有敬意不会彻底不要社会主义。在他活着的时候,治国理论一直都是存在“毛泽东思想”的,是他逝世以后,“毛泽东思想”才逐渐被淡化或消失的。因此,至少在形式上彻底驱逐毛的不是邓,而是后来者。至于是不是有他的秘密遗嘱,则只有天知道。但有一条可以肯定,邓是不在乎主义问题的。

据杜导正说,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对非洲领导人的谈话记录,虽没有被收到《邓小平文选》里,但有三句话他仍记忆犹新,第一句,“我劝你们现在不要搞社会主义”;第二句,“我建议你们集中精力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第三句,“只要经济搞上去,人民生活改善了,满意了,叫什么主义都可以!”

对这段话,杜导正非常欣赏,并认为最后一句话尤其精彩。尽管在有些人眼里,这些话足以扣上“叛徒”的帽子。这表明,邓是只讲眼前实际不讲主义的。可有一宗,主义不保了,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怎么保证?没有制度保证下的人民发展,会是什么趋势?

蜜蜂:先生,还有一点没想明白,邓从来没当过一号人物,可你为什么说邓是权力最大的呢?

宇太:没当过一号人物,却管着一号人物,难道还不算权力最大吗?古往今来,权力之大,莫过于废立天子。天子本来就是最大的,能随意撤换天子的,就意味着权力比天子还要大。你看邓,先废华,立胡;再废胡,立赵,继而又废赵,立江。立了江还不算,还预立了隔代的胡。

中国古代,行废立之事的多了,但在短期内,接连废掉三个“天子”的,未曾有过。由此可见,邓是中国宫廷政变史上的头号天才。像三国里面的曹操啊、董卓啊、司马氏啊,包括这以前的赵高啊、杨坚啊、王莽啊、以及所有搞过宫廷政变的,跟邓比,统统都差远了。

蜜蜂:显然,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宇太:肯定不行嘛。不但不如资本主义,连封建主义都不如。所以,社会政治制度必须要改革,改革以往的改革。

真共产党必须搞真社会主义。要搞真社会主义,就要真共产党来领导,这是第一位的。第二位的,是制度改革,要彻底消灭封建专制的东西,搞真正的民主立宪制,民主宪政制。

蜜蜂:您为什么说邓是最为身边幕僚着想的?

宇太:你看,大权在握、权力巅峰时,先让杨当国家元首再取李继任,先让彭当委员长,再取万继任,还请邓颖超做政协主席。江、李、朱、李等大员的政治命运,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他自己,一不做党的领袖,二不当国家元首,三不干政府首脑,只须挂个“核心”或“总设计师”虚名,即可操控上述人等。垂帘听政可谓登峰造极,慈禧亦差之远矣。又利用中顾委主任一职,收罗旧人,更换新人。在毫无动荡中,顺利完成新老权力交接,好生了得。自己还不恋权,最后军委主席一职,尽快辞去,算是明白人。

改革开放的大政方针,首先是保证了官僚们的利益:坚持一党专制,可以保证当官稳当,绕开多党竞争;市场开放,又为其先富打开绿灯;打起社会主义旗号,光彩体面,蒙蔽公众。

毫无疑问,邓是高级政客,很为官僚负责。其政治手段之高明而有效,为古今中外所罕见也。如果按常规史家记载这段历史,正面写,应该叫“变法”;反面写,应该叫“乱政”。为什么叫“乱政”?我就不当头儿,我还要管着头儿,我想让谁当头儿,就让谁当头儿,我怕谁?还大呼小叫的要“依法从政”,哪有这么“依法从政”的?这三十年,政治笑话多的是,洒家都懒得说。

因为自己在这样一个胡来的国度里当公民,实在也算不得光彩。实际上我们都默默认同了那些东西,也帮助人家落实了那些东西现在又雨后送伞,事后诸葛亮,实在也是没劲。

蜜蜂:邓的确是个政治天才。但这样搞,是否也会有负面影响?

宇太:那是当然。由“核心统领党的领袖、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在中共历史上绝无仅有。客观上等于紊乱了朝纲,破坏了依法从政。这种高度集权于“垂帘听政”的怪现象以后必须彻底杜绝,否则,国家政治就没正当规矩了。

蜜蜂:从口气中感觉,先生似乎还是承认邓的能力的。

宇太:是的。仅从能力看人,邓绝非绣花枕头一类,绝非平庸之辈。他是有分量的、有力度的。任何历史的关键时刻,都只能选择能力。谁有能力谁出线。如果博、张、周、朱等人比毛泽东更有能力,就轮不到毛出来;如果华、叶、陈、李比邓更有能力,也轮不到邓出来。

毛与邓,都是共产党里凭个人本事出线的,只是功能与作用完全不同。再说,邓这个人,还是有历史功德的,毕竟一直是刘帅的政委,和撒切尔谈判收复香港,也是义正词严,说话掷地有声,“主权是不能够谈判的”,大涨国人志气。如果没有邓坐镇,港澳顺利收回,是会增加难度的。以后来者的疲软外交、讨好外交,谁还会老老实实把港澳还给你?

该承认的,必须要承认;该肯定的,必须要肯定。不能好了就什么都好,坏了就一无是处。这是我们说话、办事、乃至做人的准则。有些小青年,逮住毛,不问青红皂白,就大骂一通,非常无聊。现在又有的个别小青年,抓住邓,也是大骂一通,也不冷静。说几句气话可以,偶尔骂两句也可理解。不动脑子,单靠没完没了地骂,能解决问题吗?只能证明缺修养。年轻人,不学明着讲理,光敢背后骂人,不好。

蜜蜂:先生,我觉得,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发展,国家领导人的文化素质与表现,有重大影响作用。

宇太:是的。它的现实影响力,比思想家和人文学者还要大。但一个平庸的领导者所代表和创造的文化,只能影响现实,不会影响永久。

比如,假定现代领导人不要社会主义,只会搞争权夺利主义,“成者王侯败者贼”主义,自私自利主义,左右逢源主义,就注定搞不了也搞不好马克思恩格斯主义、毛泽东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么个素质,这么个境界,能把人民真正放在心上?这样的文化,能以正面文化影响后世?绝对不可能。

我为什么一再强调提高人的质量高于一切?其中就包括国家领导人的质量。如果他们质量低,会影响极大、极坏。现在我们的官员已经传染了一个糟糕的惯性思路,对内乱忽悠,对外乱和谐,想兜住一切,包住一切,蒙住一切,结果却四处漏风,很是让人忧虑。

而一个代表大多数人类意愿和正确历史趋势的领袖,其文化影响力不仅会是现实的,也注定会是永久的。比如毛泽东所代表和独创的文化,就注定会以正面文化永久影响后世。是为自己,还是为人民,这是文化好坏美丑的根子。假的就是假的,即便风及一时,也会被历史淘汰。毛泽东文化会永久存在,因为它是中国魂。魂没了,国家一定死。

为什么现在国家抖不起精神?因为魂被魔鬼偷走了。所以,要救中国,须先招魂,找回毛泽东。

蜜蜂:毛的文化能流传,邓的文化能吗?为什么?

宇太:都能流传,但性质不同。两个人都是有本事的人,但性质不同。毛文化是有一根红线穿着的,是系统的完整的、有时空穿透力的,直至人类的理想王国。邓文化属于临时修了一段高速公路,而且工程假冒伪劣,死了人、毁了车、乱了世、燥了心,得不偿失。

再说,邓的文化功底、理论功底,远不能和毛泽东相提并论。他的东西是散乱的、支离破碎的、顾此失彼的、很不哲学的、心里没谱的、摸着走的。毛属于功在千秋,邓充其量属于“成者王侯”。

蜜蜂:听先生讲过的课里,好像对左派、右派的提法不太满意。

宇太:什么左派、右派?模糊。理论上,只有毛派、邓派;实践上,只有人民派、贵族派。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蜜蜂:您所说的人民派,是不是都是指底层人?

宇太:不。中国有十三亿人,谁都可以当人民派。过去毛泽东家实际是地主,他是不是人民派?许多早期共产党人都是富人,是不是人民派?再看水浒,晁盖也是地主,还是保正,他是不是人民派?柴进是大贵族,大富豪,绝对高干子弟,他是不是人民派?现在有些“贵族”,是不得不按贵族的游戏规则做事,骨子里还是有正义感、人民性的。

我看薄xl就像人民派。我有个当副县长的哥们,请我吃饭,给我派车,服务到位,但跟我坦言:“二哥可别把我当成贪官污吏啊,我有这个权限,对别人都要提供服务,二哥来为啥不提供?”我哈哈大笑,宇太再傻,又岂能不通人情?所以,把有权的、有钱的,统统看成敌对势力,是不对的。但革命最坚决的,肯定不会是他们,因为他们犯不着。但到了必须选择的时候,这些人还是容易和人民站在一起的。

但要警惕并防止假人民派,打着人民旗号反人民。宋江就是假人民派,做梦都想自己当贵族,高高在上,死了都想到八宝山去凑热闹。是专门拉拢人民投降贵族的,是拿人民当作政治生意的本钱的。

为什么晁盖定要亲自率兵打曾头市?感觉要被宋江架空了,需要亲自带兵了。又为什么死时遗言,要捉得史文恭的人当寨主?害怕宋江继位犯路线错误,搞修正主义,断送革命前程。

为什么毛泽东树了刘邓还要打倒刘邓?历史上很多政治野心家,政治机会主义分子,都是要诈称“以民为本”的。

蜜蜂:先生的确如网友“三三”所说,“依然坦率”,光明磊落。但是,您也该为自己的安全考虑才是啊。

宇太:我与任何党和国家领导人,无怨无仇,没有任何接触。也从不干拉一派打一派的无聊勾当,只是赤裸裸的站在人民立场上说公道话。我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有权谈自己的任何看法。只要不是出于私心。为天地立心,为人类立道,我问心无愧。如果这样做也要危机我的安全,此等国家,必为天下所不容。

蜜蜂:可否请先生再具体谈谈,当今中国政治文化的荒谬性,集中体现在哪些地方?

宇太:可以说,中国的政治文化,是当今大国政治最为荒谬的一个,其荒谬集中体现为名实不符。

在美国、法国,是多党竞争,竞选成功即为总统。总统既是国家元首,也是政府首脑。法国总统可任命总理,而美国总统则直接统领各部。公开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应该说,政治文化与社会制度是基本吻合的。

在英国、日本,虽然有天皇、国王,但作为国家元首,只是个象征,并不实行封建制度。管理国家的实权在内阁,内阁的行政长官是首相。首相也是通过多党竞选的结果,也是公开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应该说,英国、日本与美国、法国,政治形式虽有所不同,但政治内涵却是基本一致的。

中国是什么情况?社会制度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是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是封建主义的,牛蹄子三瓣子。这集中折射了中国高层统治者的“大智慧”。遗憾的是,这种“大智慧”是只为自己考虑的,不是为人民、国家、民族考虑的。

不是吗?政治上的封建专制,可以确保当官稳当,按个人意愿移交权力;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市场运作,可以确保发财容易,私吞公有经济;而最外在的社会主义招牌,又是最好看的牌坊和标示,能迷惑人民拥护他。如此愚弄终生,无视天道法理,自古及今,未尝有也。

这样的格局谁造成的?绝非一蹴而就,实为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形成。应该说,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解放了特权者的自私自利观念,把掠夺公有、私吞民脂民膏,挖社会主义墙角,纳入了合情合理的轨道。毛泽东一生强行压制并忧虑的东西,一下子得到了解放。

最大赢家,一是汪精卫式的卖国求荣者和“曲线救国”者,二是蒋介石式的对外投靠对内专制的独裁者。两者在经济利益上、献媚外国上,虽趋于一致,但在社会政治制度上,则必然发生分歧。前者企图以资本主义制度和多党竞争的政治制度来挑战后者,后者坚决不会缴械,甚至会拼命抗争。因为他们的官位,是不准许具有任何挑战性的,不准许遭到任何其他势力威胁的。必须假以“国情特殊化”加以捍卫,以保证封建专制性质的有效遗传。

蜜蜂:先生太锐利、太透彻了。

宇太:唱歌不能离谱,不能跑调,还得合拍。先不讲对错好坏,起码得讲究协调、配套、合拍。袁世凯甭管多么窃国大盜,但他明白一个道理,我想搞封建专制,过个人说了算的瘾,我就得当皇帝。虽然路线上离了谱,跑了调,但起码合拍,敢公开当婊子。美、日、英、法,甭管多么坏,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也是基本上合拍。

只有我们中国,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却干着资本主义勾当,举着共产党发扬民主的招牌,却窝藏着封建专制的内涵。既离谱又跑调儿,还不合拍。特色特的没边儿,连点儿规矩都没有。日本、英国是有皇帝、国王的国家,但却搞不了封建专制。中国虽然是没有皇帝、国王的国家,但却可以搞封建专制。

中国政治文化,中国官场上的上下级关系,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毫无长进,反而越发堕落为婆婆和媳妇的关系。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以后,就一定要继续使唤媳妇。决不愿就此打住,从自我做起。都不愿为进步制度率先作出自我牺牲,就只能恶性循环。凡是可以满足私欲的,尽可以学习西方;凡是对特权、私欲构成威胁的,就坚决拒绝。

虽然美、日、英、法的多党竞争也好,人权也好,民主也罢,仍然还有很大的虚伪性和欺骗性,也不是终极进步模式,但说实在的,比中国还是要进步一些。所以,右派里面存有爱国之心的进步分子,攻击中国政治并不是毫无道理。因为不争气的中国政治癌症,不断给人家提供被攻击的理由。

我也是反这个东西的,难道我也是右派吗?算什么派都不打紧,关键看你的出发点。这种荒唐的政治,任何人提出质疑和反对,都是带有正义性质的。哪怕那个人是强盗,真理并不决定于是谁说的,而决定于说出来的是不是真理。

中国的政治本质,当体现在为人民大众创造出一个好的政治制度,用以确保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而不是互相扯皮,派性斗争各保其主,投靠某个政治野心家或投机者。

中国真正有出息的政治家、思想家、学者,必须胸怀坦荡,清除私心杂念,光明磊落,全力为国为民。企图狼狈为奸,审时度势,从中渔利者,只能当政治上的机会主义分子。即便得其势,也只能得其虚名假利,不会为人民建立永恒功德,必为大丈夫所不取也。

蜜蜂:先生如上所论,义正词严,令人震惊。其实,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成就,应该是经济增长率的神速,这是改革派最引以为豪的东西。

宇太:这个增长率的神速,也是经不住较真的。改革开放以来,大放鸡的屁(GDP),臭气熏天。鸡的屁是怎么放出来的?成本多大?负面影响多可怕?放的何等荒谬?咱暂且不论。

单说比毛泽东时代增长了多少倍,就纯属胡扯。我七十年代高中毕业就教高中,当代课老师,每月36元,我是小青年,可多数人是工作多年的老教师,不少人也是这个工资,但都能养家糊口,只须每月捎家十几元,老婆孩子就过的很好。今天行吗?36元,能干什么?3600元,才能只在表面上大致相当于那时的36元,你能说这是纯粹增长了100倍吗?

而实际上,现在的3600元也不能等于那时的36元,因为那时的国家职工,房子不用花钱,水电暖不用花钱,去医院不用花钱,孩子上学不用花钱,这等于又多挣了多少?

这么一算,现在不是增长了,而是降低了。把职工应有的福利全免了,都加到工资里,也算增长么?鸡的屁这么放还响彻云霄,这不胡扯么?你不管挣多少,只需买一套房,这辈子生活就甭想舒心。这种恶劣政绩观念和从政行为如果不悬崖勒马,国民必将继续跟着遭殃,多数人生活必将捉襟见肘。

蜜蜂:据说,文化革命使文化荒芜,没了文化,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宇太:怎么就没了文化?这是胡说。没了封、资、修就是没了文化吗?文革不仅有文化,而且是最高营养文化。

几个哥们、朋友、同学、战友,有了相同的政治见解合计,就不受任何约束的成立个社团与组织,自由宣传自己的主张,这实在是锻炼人啊。“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这四大,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文化,是中国老百姓从来就没有享受过的政治文化。也只有非凡的毛泽东,才有勇气、有能力创造出这样的美文化;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干部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工农兵上大学,赤脚医生到田间地头给农民看病,创造的都是百姓需要的文化;

尤其是毛泽东文化得到空前宣传和普及,更是最大的文化功绩。因为毛泽东文化,是人类最好的文化,最人民的文化。只要有了毛泽东文化功底,做人都觉得充实。能天天读毛主席的书,是最大的精神享受,促使你换脑子。

大好事,怎能说没有了文化?难道只有帝王将相的家谱是文化?毛主席语录就不是文化?难道只有唐诗宋词是文化,毛主席诗词就不是文化?难道只有《金瓶梅》是文化,毛泽东选集就不是文化?有些人,毛主席的书,从来就读不进去,就爱看才子佳人、宫廷政变那一套。看不到那一套,就说文革没有文化。

国粹京剧里,文革冾炼出来的八个样板戏,是最好的。为戏剧创作,为所有的文学创作,提供了诸多经验。“三突出、三陪衬、多侧面、立体感”,这个创作理念,我看很有道理。

我早期学写小说、小戏、就是按这个创作理念干的,很好使。你用这个创作理念去分析作品,不少作品都适用文化革命,就是要把糟文化变成好文化,把贵族文化变成人民文化。封建的、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的文化统统搞掉,用毛泽东建构的新文化影响中国人,很有些文化更新的味道。

这是毛泽东作为一个大文化人,把文化与社会结合起来的伟大创举。从政治上讲,对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继续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很有必要,非常及时。

蜜蜂:难道文化革命就没有不好的文化吗?

宇太:那是不可避免的。乱抓阶级敌人,乱砸古代文物,乱批不该批的人,都是丑行。但这属于人民里面有歹人乱整,素质修养不到位,不能怨毛主席。毛主席不会同意那么干。就比如文物,北京文物多,毛主席很珍惜,所以尽力和平解放北平,以便保住文物。

你如果真理解主席,能舍得破坏文物吗?还有三条也是我最讨厌的,吃饭做“四个首先”,过路问语录,主席像章泛滥,连厕所也喷上主席像,太庸俗啦。主席知道,非气坏了不可。这都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不懂事啊,过于形式化。想表达忠心却埋汰了主席,也玷污了文化。

【来源:宇太著作《文化乱弹》/编辑:公社文摘】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