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了资本主义好蛋

无论是搞资本主义的坏蛋,还是搞社会主义的坏蛋,因为是坏蛋,就容易识别,也容易处理。虽然,主义争议会非常大,但争议毕竟大不过法律。主义可以留下,坏蛋拉去坐牢。

真正令人恐惧的,是搞资本主义的好蛋。好蛋,往往有漂亮的学历、完美的履历、不俗的能力,他们从不像坏蛋那样低级庸俗地犯罪,他们甚至是道德的楷模和法律的卫士。

那么,好蛋,为什么令人恐惧呢?因为,他们是用法律和政策来犯罪,他们的犯罪后果更为恐怖,他们的犯罪行为无法追究。易言之,用法律和政策坑爹,立法者是无罪的。举例,用超级地租洗劫了劳动者,制订超级地租制度的人绝无法律责任。

相反,抗议超级地租的人,一不小心就会犯法,很有可能要去坐牢。最令人痛恨的是,超级地租的受益人永远都是对的,富豪们不承担任何法律和政策责任,他们往往被描绘为神或奇迹之类的超级生物。好蛋们,用法律,用政策,往死里打劫劳动者,这就是资本主义好蛋们留给世界的恐惧!

为什么厌倦了资本主义好蛋?因为,他们在本质上是最无耻、最自私、最下贱的坏蛋!但是,由于包装的实在是太完美了,由于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以致於老百姓往往把他们当成英雄,甚至于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亲人。不仅仅是右翼高度赞扬他们,天真的左翼也会拥护他们,人们甚至纷纷培养自己的子女去做一只好蛋。

香港老百姓就极少有人质疑港英时期的法律制度,有很多人质疑过超级地租吗?有很多人质检讨过联系汇率吗?倒是,有很多人来质疑我为什么会质疑。别说港人了,大陆的朋友们会质疑港英的法律制度吗?为什么“五十年不变”深入人心?还不是心里面高度认同了!

我写了《香港的超级地租》和《回到一九八三年》等系列文章,无一可以在大陆发表。即便是在香港发表,也是质疑者重,认同者寥寥。被小白脸骗,几乎是青春少女的宿命。但是,共和国还是青春少女吗?我们被骗得还不够多吗?被骗了,还要拼命替骗子去辩护吗?

这一次,帮英国人背黑锅,硬是背出一个港独来,好蛋们感觉很过瘾吗?明明是英国人挖好的一个深深的陷阱,明明是香港社会反思港英卑鄙的法律制度,明明这种反思是在帮助中国政府落实主权,但你就是拦也拦不住那份誓死背黑锅的痴情。看到闹哄哄的舆论,你笑得出来吗?有一点儿创意行吗?总是敌对势力,总是不明真相。

揪出敌对势力好吗?说明真相好吗?请将那口黑锅放下来好吗!是的,英国人太狡猾了,挖陷阱都能提前三十年,让那些踩在井盖上舞蹈“更美好”的人情何以堪?陷阱,就是用来套猎物的。你永远也不会想到,当猎物掉进陷阱之后,自己竟然主动盖上井盖。为什么?丢得起钱,丢不起人啊!给人骗了三十年,还一天到晚帮人宣传,还送了万亿镑的大礼。比窦娥还冤!比窦娥她妈还笨!这就是中国资本主义好蛋的水平!明明是敌人邪恶,非要说成自家孩子不明真相!孩子要是知道了真相,还能留下你们这堆好蛋!

蛋,这个词,略带贬义。但是,比较接近真相。你绝不会称一个好人为“好蛋”。因为,人是胎生动物,人对亲人有感情。卵生动物就少了这一层,它们六亲不认。好蛋们,会在乎它们的祖国吗?好蛋们,会在乎血脉相连的同胞吗?资本主义就有这种逆向进化的功能,好好的人竟然能被普世为“好蛋”。

还好,就算是再好的蛋,也会有破壳的那一天。孩子们别急,你们会看到毛茸茸的真相。【卢麒元】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