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不凉

徐姐去世了,消息传来,同事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叹息世事无常,人生苦短。对于小商贩来说,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生命。于是,我这逍遥派便被大家一致推举为吊唁代表,大家纷纷把慰问金塞到我的手里,我则忙不迭的写份子名单,以至于收错了钱,我还要倒贴一张。

按说徐姐是苦命人,丈夫年纪轻轻就患肝癌早早过世了。徐姐在国企下岗后,就成了卖服装的小商贩,十几年的辛苦,孤儿寡母生活艰难。孩子刚刚大学毕业,她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人间。

她死于心梗,独自在寂静的黑夜里痛苦的挣扎许久。她的孩子在北京打工,是临挡的同事看她早上没有开张,就打电话询问,久久没人接听,后来请了开锁匠打开房门,才见已经走远的徐姐蜷曲在地上。呜呼,好人难长寿啊。

徐姐的亲戚不多,朋友也不多,况且死者的朋友大多是不会参加葬礼的,大概是因为份子钱有去无回吧,多少有人走茶凉的味道。我以为应该是一个寂寥的葬礼,却发现一点也不比别人家差,黑压压的一群人,过道上停满了汽车,灵棚、花圈,马车一样都不少,还有纸糊的别墅,汽车,冰箱,彩电以及金灿灿的纸制金条金元宝。

阴阳先生忙里忙外,请来的专业演员刚刚哭嚎完,吹鼓手又鼓起腮帮子演奏起宋祖英的名曲《今天是个好日子》,然后是《越来越好》,一片喧嚣。我因为是前来吊唁的唯一的同事,便被死乞白赖的拽住吃饭。然后就知道了今天的丧事都是由徐姐死去的丈夫的工作单位的同事们一手操办的。他们是区政府的,在局长的带领指挥下,大家精明干练,手脚麻利,有条不紊,不愧是精英。

叫做局长的人不停的打电话,找熟人通路,安排各项事宜。局长颇为自豪的鼓动大家说:“我们是一个团队,要爱护好每一个队员,张骞虽然早就走了,也有年轻人不认识他,但是我们大家永远都是哥们弟兄,我们是个大家庭,要互相关心爱护,我们要让每个成员感到大家庭的温暖。张骞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张骞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孩子,人走不能茶凉,我们要有良心善心。大家记住了,以后张菲菲就是我们大家的亲侄女儿,有什么困难我们大家都有义务帮助解决。”

不愧是局长,说起话来如行云流水,滔滔不绝,以至于我无法用文字复述。大家自然很感动,纷纷行动起来,安抚哭泣的菲菲,照顾徐姐家的老人,接待前来吊唁的宾客,采购装运各种物资,汽车一趟趟的忙碌,大家齐心协力,努力的把丧事做到完美。后来大家还动员菲菲考公务员,只要达标,就安排到区政府工作。

我在感动之余,也不免心生阂隙,他们所谓的大家庭,成员仅限于公务员,是不包括我这样的小商贩的,更没有卖菜扫街搬砖的农民工。他们自认为是社会精英,往往特别鄙视所谓的社会下层,他们有着强烈的与下等人分隔开的愿望,其程度甚至超过富豪阶级。所以他们往往盖起豪华的办公楼后,又用高大的围墙圈起来,安排众多的保安警察乃至武警护卫,防止下等人进入。

他们往往住在公务员专属的住宅区,有着自己的独立的社交圈,与普通市民老死不相往来,他们甚至到语言都已经与百姓异化了,彰显他们的文明程度。今天的公务人员们已经把自己的族群固化,他们过着与众不同的生活。他们内部惺惺相惜,互相关爱互相帮助,但是对外界却冷漠木然。

他们往往大力提携内部人,所以今天的官员绝大部分都是公务员出身,公务员家属子女也往往都曲径通幽成为公务人员。他们相互照顾甚至相互包庇,就算是刑事犯罪也往往轻判,就算是进了监狱要大幅的减刑,在监狱里公务员出身的罪犯往往受到优待;交警对违章判罚其实对公务人员也是网开一面的,即便偶尔有族群外的比如山区里来考上公务员的,其实也就抛弃了自己的出身,成为新晋贵族。

公务人员们相当珍惜自己的种族,我在高铁上就遇到恕不相识相隔千里的公务员热烈而亲切的交谈,彼此交流名片,依依不舍的惜别,当换成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人座到对面时,便是一脸的冷漠,尽管农民工一脸的谦卑恭维有加,刚才还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公务人员就像耳聋一样,闭目养神,用沉默让农民工不得不讪讪的闭上嘴。

当时,我就猜想:或许不远的将来,高铁还要分出更多的级别座位,现在这样的鱼目混杂,乌糟糟的,对于高尚精致的公务人员来说简直就是遭罪,而对于农民工来说也实在是难受。因为职业经历,我也接触过若干公务人员,比如税务工商质检消防,优越感慢慢地挂在脸上和语气里,基本都是说一不二,对我们雷厉风行,所谓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所以我这样的良民,时不时的就要受到罚款。

我们单元门上时常会贴一张社区居委会的告示通知,往往最后是如不及时办理,后果自负几个描粗描黑的几个字,凸显冷冰冰的威严,其实大家都知道后果一定要自负的,但是他们就是要这样多此一举,后来我才听说如今社区工作人员其实也是公务员了,看来我的观念也要与时俱进了。

公务员们以优雅高尚的姿态面对芸芸众生,面对穷苦人,便由然心生厌恶嫌弃,仿佛他们都是蟑螂苍蝇一样的低等动物。恶警王文军脚踩农民工周秀云头发的姿式十分奇怪,一般的冲突往往是双方抓住对方的衣领或胳膊处,对于女性更好的方式则是用手揪住头发,但是王文军却踩着周秀云的头发,大概是因为对农民的厌恶。面对肮脏污秽的下等人,在没有特殊工具可以阻隔的情况下,最好的方式就是用脚,比如我们往往用脚去踩老鼠,鲜有用手直接抓的,我们对宠物才惯于用手交流,比如轻轻打狗头一下。即便遇到肮脏的流浪狗,我们也不忍心直接用脚踩,往往轰走了事,其实农民工在他们的眼里远远不及猫狗。

因为公务员已经成为一个精英族群,而他们有掌握着制定法律法规的权利,所以今天的公务员们就有极高的待遇,各种奖金,各种补贴,年金,住房公积金,十三个月的工资,各种收入数也数不清。一块钱食堂,营养丰富,花样繁多,装修堪比饭店,厨师属于星级,以至于要开辟绿色农场、生产绿色食品专门供应公务员的伙食。

公务员非但要尽数享受法定节假日,而且额外休假极为方便,也不影响收入,绝不会出现企业里请假扣工资的情形。政府工作人员大多以学习考察的的名义轮换旅游疗养,养尊处优,惬意而悠闲。每个政府的办公楼前面都有一处宽阔的广场,站在明亮的窗口放眼望去,绝对的养眼预防近视,午休时可以到广场信步,空气清新,绿草芬芳,心旷神怡。

当银行工作人员换班轮吃午饭接待顾客,当商业人员一年到头不休假,当绝大部分企业员工冬天没有火炉夏天没有空调时,公务人员已经把纯净水放到每个办公室当中,报纸信手拈来,上网聊天购物网游以及看韩剧,今天的公务员甚至不用扫地抹桌子,因为有保洁服务公司,今天的警察不用巡逻,他们大多在办公室里指挥协警,今天收税雇佣临时工,收费雇佣临时工,今天的城管队员大部分是临时工,而这些费用要靠高税收以及高价房以及发行债券来支撑,所以今天的各级政府绝对反对房子降价,不但要阻止开发商降价,而且动用各种手段催使房子涨价。

今天中国的城市最豪华的就是政府大楼,公务员以权谋私,把自己的族群的生活过到超级豪华,却对老百姓无比冷酷苛刻。一而再再而三地抹掉老百姓仅有的社会福利,比如取消公费医疗,比如延迟退休,公务员们休闲的坐在空调办公室里,策划60岁以上的老人种花,谴责老人懒惰矫情,对反对之声厌恶无比,他们把老百姓看成是泼妇刁民,懒惰自私,肮脏的无赖。

对于老百姓,公务员精英们从来就没有热茶,就连凉水都没得喝,何谈人走茶凉?公务员们与老百姓格格不入,倒是与富豪惺惺相惜,他们认为自己是精英,富豪也是精英,更何况许许多多的富豪就出身于官员,所以他们基本都有血缘关系,继续走下去,他们两大族就要合体了。所以我们往往看到官员与富豪同宴,而官员进入百姓家探访往往跟着记者和摄像机。

在老百姓穷尽一生积蓄买房时,其实公务员们早就悄悄无偿地分到了住房。面对社会一片置疑声,毫无廉耻地把退休金双轨制,公务员非但不用缴纳养老保险,退休工资竟然高到普通工人的几倍,拖到民愤激昂抵挡不住时,也还要觍着脸先提高公务员的工资来补贴公务员缴纳养老保险的支出,公务员的养老制度改革并轨后,退休金依旧高于普通百姓的几倍,不仅没有换药其实也没有换汤,只是使了个遮眼法,愚弄心理不平衡的百姓。

因为有高度的族群意思,所以今天公务员就没有人走茶凉之说,公务人员退休前往往要提级,以便享受更高一级的退休待遇,公务员退休后其实全部算是老干部,各级政府都一直保留老干部办公室,专门为老干部谋福利,老干部的娱乐活动场所是绝对不许外人进入的,老干部们依然要享受各种额外补贴福利,享受高档的医疗服务,老干部死了其实也是比老百姓高级的。

公务员的家属们从生到死都是超国民待遇,各级政府都在开办优质幼儿园,招收对象只限于公务人员,个别外族走后门进入的,那叫腐败。公务员的子女从小像鲜花一样生活在阳光里幸福茁壮的成长,接受优秀充沛的教育资源,而他们长大后往往又供职于公务员。

于是他们就更嫌弃没有教养的农村人在公共场所大声说话、随地吐痰和不刷牙:“他们居然不刷牙,这让人怎么忍受呢?”他们不得不掩鼻而过。这一切最后就归咎于他们的族群意识,在他们眼里百姓困顿苦难与他们无关,他们只是在为自己奋斗。虽然至今各级政府的门前依然是“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但是,这已经早就是历史的记忆,十三亿人口中可能没有一个人相信。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有县法院的法警突然接到电话:他们重点布控的上访户不见了。于是就放下电话急匆匆地离开了,后来再见面才逐渐了解了详细。今天的政府各部门其实都有维稳任务:在哪个部门出的问题,就由哪个部门负责,无论手段,不计成本,坚决消除上访现象及隐患。

这个上访人员是个老太太,因为经济纠纷起诉至县法院,对判决结果不服,就逐级上访直至北京,于是这个老太太就成了法院维稳的重点对象。前不久,老太太刚到北京,就被专业维稳人员抓住带回,路上不免反抗,发生激烈的肢体接触,两边的力量对比显然是不对称的,于是老太太就被打成小腿骨骨折住进了医院。

在住院期间,法院布置专门的人员寸步不离地看守,防止老太太再次上访闹事。岂不知老太太已经在游击战、麻雀战中锻炼成长起来了,病好接近出院之际就在监控人员眼皮底下逃之夭夭,于是县法院紧急行动,动员全部力量连夜在全市布控搜索抓捕,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高速公路收费口、国道、便道以及老太太亲属朋友家等可能落脚地实行地毯式收索。

几百人在寒风瑟瑟中蹲守一夜,空手而归,老太太不知去向,消失了,遂紧急预警北京方面阻截老太太。法警朋友与大家谈起时不免无奈、不免抱怨,但是至始至终在骨子里透漏出对刁民的鄙视和轻蔑,尤其是说到令人吃惊的把老太太的腿打折时,法警竟然是那么的淡然平静,仿佛在说家常理短,仿佛撅折了一根草,远不及路边的一条流浪狗。

我的高中的一位师哥,在青春懵懂萌动时期曾经追求过我。久别后再见到他时,已经是省政府的一位处长了。在同学们众星捧月般的恭维中,神采飞扬,精神抖擞,脑门铮亮,在灯光映影下发出光芒,身披一件高档皮衣,腕待镶钻劳力科斯,胸前一枚翡翠观音,并把蜜蜡佛祖时不时的在手中把玩,端坐于中心,散发出浓郁的高档香水味,谦逊的自称“中产阶级”,自嘲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然后滔滔不绝讲授佛经佛法,绝对的一副人生赢家的气派。

当知道我的夫君是大学老师时,对我竟然是一副怜悯的神态与语气,看来没有做他的夫人是我人生的最大败笔,嫁给副教授与做处长夫人乃云泥之别,呵呵,我原来一直生活在地狱之中啊,我是吃了大亏了,我要后悔死了,我用酒把自己灌死得了。

我赞美了夫君几句,便被醉醺醺吐真言的同学们鄙夷:这边是处长,那边是副教授,还好意思比?怪人啊,你真是怪人,你一向与众不同诶!最后就没人理我了。我就坐在灯影里,细细品尝美酒,静静看人生百态,耳边灌满吹捧之词。

酒到酣畅之际,处长张狂的吹嘘小三私生子以及繁华地段数套房产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人脉,众富豪都是他的弟兄,他是资本家的座上宾。众同学一片赞叹。酒不醉人人自醉,大家都喝高了,诸多女生痛恨自己瞎了狗眼,一不留神怎么就插在了牛粪上了呢?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处长大人还算是亲民接地气的,我的大多做公务员的同学几乎不与我们联系,他们有自己固定的圈子,以他们贵族的身份不屑与我们这些碌碌无为的市井小民往来。人民领袖毛泽东的音容笑貌、人民总理周恩来的平易近人、人民总司令的慈祥可亲只能永远活在人民的记忆之中了。

今天的中国人民面对的是要趟地雷阵的威严肃杀,一句“减员增效”,把几千万国企职工下岗置于斗室中靠勒紧裤带熬日子。昔日英姿飒爽的女民兵如今要当三陪维持生活。昔日国家供养的长病长休人员如今要躺在床上等死。昔日平民出身的陈永贵、吴桂贤统统被赶出北京。今天高居于大会堂中的是资本家、文痞和高官,老百姓的社会福利几乎被清零,资本家们和官员的子女则全体暴富,就算是最低层的公务员也至少有两三套房,吃穿无需发愁,未来有可靠保障。他们悠哉游哉过着幸福甜蜜的日子,把农民视为累赘和社会包袱。

今天的社会已经重新演变分化聚合出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而公务员族群就利用各种手段挤进精英阶层,成为精英阶层的一大堂口,用智慧和权利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今天,精英与平民阶层之间高度的对立,互相愤恨蔑视隔阂,导致社会怪现象频频发生。

比如城管与商贩莫名其妙的就发生冲突,原因在于城管这个类公务员群体本来就对商贩充满傲慢鄙夷,而商贩也高度逆反,如干柴烈火油水难合,彼此相看两厌,一言不合就动手。比如旧城区拆迁改造,出现了大量的贪得无厌的钉子户,原因在于在拆迁过程中,官员以及开发商首先镬取了大量的财富。

比如连云港的官员可以肆无忌惮的引进核处理项目,投告无门的老百姓只有上街泄愤,以暴制暴。当抗日游行队伍中只有毛主席像时,官员们不但不反思自己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何以低到至此,反而自欺欺人的取消制止爱国游行,试图用一层薄纸就把把社会矛盾掩盖。

今天的社会在公务员们的诱导之下完全走向的不可弥合的不归路,大家自说自,自顾自,满篇荒唐言,一片嘘哄声。资本家说没有他们老百姓就得饿死,公务员们高唱没有他们中国就走进伊拉克、叙利亚模式,而老百姓说没有我们种粮你们就得吃大粪;小商贩也愤愤的说没有我们你们公务员就得光屁股逛大街,没有我们你们资本家开的工厂就得倒闭。于是马云痛下黑手,搞了一个猫,把我们实体商店打得屁滚尿流。【作者:新罗夫人 /编辑:公社管理员】


一个独立网站的运行需要耗费不菲的投入,为了本站能够正常运转,恳请支持一下我们!


更多资助我们的方式,点此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