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被百姓打倒,那可无论如何算不得光彩了

宇太:昨个,有个会长或主席或兼有执行主席多元头銜的人,邀我去开会并演讲。我挺为难的,我出席个什么或即兴讲点什么,都不算个啥,不过小莱儿一碟儿。我是替人家作难。

我说,你们请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挂……

详细阅读 ›››